【高方】断章

清明的断章 太激动了竞速码的 可能会扩写成篇


他从背包里掏出来沉甸甸一个红盒,枣花酥、玫瑰饼,满满当当都是稻香村当行的甜食儿。倒是曾被端出来打擂台的豌豆黄未能成行,全进了二郎哪吒的肚子。高刚盯着做成小猪模样的地瓜饼,心想贝贝难得慷慨,全按照自己的口味挑得点心,这份难得的情意比包装不到掉了渣的糕点还要蜜甜。
他想到这不禁笑了出来,弯腰把糕点码在台阶上。石龛里的佛也笑眯眯的,两只手垂在膝头,手掌向外,掌心各印一只法轮。
高刚也合起手来拜了拜。滇缅泰老几地往来经年,他看出这尊造像不是小乘佛教的手笔。最初塑它的人,或许也是一位飘零于斯的客子,欲借佛之化身,来遣半身乡愁。

方新武吃着炸酱面,吐出得字含混不清:“在这里呆久了,自然也不会就是本地人;但再回到广东,却也不像是回乡。”高刚正在对付鱼露和海鲜酱油。不能指望沿海地带常备黄酱,做出来的炸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停下搅拌的手看方新武,星光下年轻男子的脸闪动着相映的光辉。他抬手又给方新武加了一瓢酱:“如果两个地方都不想呆,还可以到北京来找我。”
方新武好像被呛了下,猛吸了几口香茅水。湄公河波光粼粼,柔波有如春心。

一朵花落在点心上。高刚转过身,几个小孩站旁边看了许久,此时被他老木逢春的表情惊吓,踌躇着不敢上前。高刚的泰语半生不熟,他做了个招呼的手势,又指了指这盒点心。领头的男孩子踉踉跄跄地从树后面跌出来,试探性地拾起一块冬瓜酥。见他没有反对,又唤来了后面的同伴。七八个小男孩挤挤攘攘,恭恭敬敬地对佛行礼,又向他致谢。高刚看糕饼被掰成几瓣,在他们之间传递;碎屑簌簌落在地上,又成了蚂蚁蝇虫的饱餐。
宝轮常转,生灵不灭。或许是有些道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