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问卷?

谢谢兰兰@贺兰缺 cue我 啵!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一下他的由来)

没有笔名。从前叫北北的多,现在叫柱的多。都是为了追人。人走了,名字留下。宛如刻舟求剑。

02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从事写作”这个概念有些宽泛。就同人而言,中小学?初心是:对现有的故事不满意,要给我喜爱的人物一个更贴合其生长逻辑的结局。
现在也是如此,但不那么在意结局了。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没有什么文风。期待是比较简洁有力,有生命。
朋友评价里比较有趣的有:
1.你的小论文可以打85分。你的谈恋爱只能打58分。
2.你担的相方更...

狗蛋牛逼!!为狗蛋打call!!

慕容狗蛋:

“清平乐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送给我爱的柱柱@柱茜莉耶娃在隔壁 柱柱拉我跌进霹雳坑!霹雳真好吃!

(太长时间没有拿笔,都快忘了我是画手人设!

【白夜追凶/关周】虚荣6(娱乐圈AU)

我来看老周跳eiei了!!!

狮子莱恩:

CP:关宏峰/周巡


*欢乐狗血向


*纠结的老周 乱跑的小关和马上要出场的老熟人 


*文中所用歌词来自偶练



前文链接虚荣1 虚荣2 虚荣3 虚荣4 虚荣5



6.


关宏宇就这么在崔虎家里的南面落地窗阳光房凑合了一晚。


说是凑合也绝不是勉强,崔虎这屋子除了客厅卫生间还有点儿生活痕迹,其他地方简陋的好像快捷酒店。卧室推门进去,迎面一股曝晒灰尘的味道,真心阳光房。房间里除了白墙只有一床一桌。床还是用一...

我哭得很吵。我自己也很烦。说过不会再流泪。但是根本崩不住。
四年了,每一场国家队比赛,坐在替补席上或者首发。永远有人在提1-5。永远有人在用1-5论证他已经不适合出场。是的。他年龄大了。谁也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觉。任何英雄都要公平竞争。这些都可以。
公平么?竞争么?现在去而复返的几位门将,他真的没有一拼之力么?
俱乐部勾连国家队内部斗争后将他排除在外,居然还能劳烦球迷朋友数年如一日的抹黑来描补。他扛过点球战、扑过单刀球,他从02年开始每一届世界杯都在扑点球。他确实被进了五个,但是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让他证明一下自己,就算让他死也死个明白不行吗?
不行。
这四年,我看着他苦苦求索。我也曾经隔空哀求,哥哥,给自己一点体面,我们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走人,终己不顾,让该负责的人负责。
但是他不愿意。这是他一手建起的风车,他永远手持长矛。我无法用语言表达这其中愚蠢的壮丽,自负而勇猛。我作为球迷我受不了。我不知道他怎么受得了。可能正因他有超人之意志,所以他才一次次从风浪之中破潮而归。我已然有所动摇,但他是自己的信徒。
这份虔信也未能得人眷顾。
世预赛没有他。他还在等大名单。大名单没有他。他还是去了俄罗斯。四年前他觉得丢不起这个人,拒绝去决赛场上送奖杯。今年他也来了。他要更近一点。他还是有梦。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了。他做错了什么,或者我做错了什么。时代要翻过这页,我不知道这份留恋是对还是错。是不是我们都过分执着。这些好东西都与他无关了。他可以坐在自己家中翻看自己的奖杯、球衣、扑救集锦。跟马丁和卢卡斯比赛记诵每一场经典赛事的细节。
但是他没有。所以我也没有。这四年,在每一场比赛后、每一场争执中,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记忆:我所见的是真的么?他所经历的事否黄金时代?若不是我错爱,为何所有人都视而不见?若不是我错看,为什么要面临如此之多的非议和嘲讽?
所以我现在哭了。这个世上不止他和我们在怀缅。那个流着奶与蜜、血与汗的时代,那些金光闪耀的荣誉,与他有关,非他不可。
我没有幸运经过最好的时段。那就到最后。直到最后。

等风来 @狮子莱恩 @燃井 
等你们 @迷糊 @xhdrdxf @贺兰缺 

喵太谬赞惹
有幸能够伴随和见证这部作品的成长成型 在这一过程中的观点对撞与文字激昂也十分难能可贵 趣味盎然 而爬墙两万里的我们仍能在此处相聚 只能说盖聂卫庄这对师兄弟确实不同凡响
喵太辛苦了 休息 休息一下吧

咀嚼坍缩荞麦馍:

【完坑鸣谢】

感谢@长烟 ,在这篇文整整一年的写作过程中,每时每刻都在陪我聊脑洞,听我吐槽抱怨倒垃圾话。帮我捉虫、一审初稿、理逻辑线以及第一时间反馈感想。如果没有ta就没有这篇文的存在了。

感谢@柱茜莉耶娃在隔壁 柱太,以ta渊博的学识和独特的视角为我提供了无数用以支撑这篇文的结构根骨的学理基础。本文的无数核心思想也是在同ta交流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得以逐渐成型。如果没有ta,仅凭我浅薄的理解力和单一的视角,无法完成现如今的成品。

我把我一生的爱献这两位天使。

感谢如图我最忠诚的码字伙伴们。

【白夜追凶/关周】虚荣1(娱乐圈AU)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啊 狮,搞偶难道不能让你快乐吗

狮子莱恩:

CP:关宏峰/周巡


*欢乐狗血向


*倒霉催的 老周 常年背锅小关 与切开黑大关


*有赵周友情向提及



1.


周巡的烟瘾犯了。


他想抽烟,可是手头又没有。现在身上穿着的这身衣服不是之前他穿惯的自己那身T恤加破洞牛仔裤,而是经纪人借来的一件什么什么一大串英文他也不懂怎么念的大牌。裤子有点紧,裹着他的屁股,兜是封上的。卫衣也大了一号,穿在他身上有些晃荡,显得流里流气。这是用来街拍发通告的,要还回去,别弄破。烟也赶...

【秦沐】Amrita

其实想说 要想生活过得去

Amrita:

*Amrita,印度神话中的仙饮。服之可得长生。诸天与阿修罗搅拌乳海而出,并因此爆发战争。


感谢 @水兰  姑娘提供【李昭偲】一角。希望本文中她宾至如归。


本文送给 @燃井  太太。是她一力把我要写的瑶韩逼成小秦沐。爱与恨都由她操纵。



geri就别看这篇了我有罪你看我跪的标准不?



主秦沐。含坤异,小秦沐。隐瑶叶。客座cp:董岩磊/罗正。



《烈女》番外终章以后



狗血 雷...

【卜岳】卡带

懦夫如何不能拥有太阳。

Amrita:

想写的不只这些。不敢继续往下写。

世间好物不坚牢

*
卜凡借着学英语的名义,让家里买了台录音机。连上耳机,安上磁带,瞄着课本上两句英文,正是偷来的休闲时光。磁带是哥哥的。上大学之前清理卧房,拿纸袋子给他装了好几十盒。she,潘玮柏,林俊杰,最多的还是周杰伦。
“随便挑吧,凡子。”哥哥说,“横竖没有真的。”
他最喜欢以父之名。听一遍不够,等不及整盘放完,嫌快退太慢,拿铅笔绞齿轮往回倒。三回五回,开始卡带。他不敢再有动作,耐心听完b面,再小心翼翼地调回来重头播放。
这盘叶惠美最终还是阵亡在录音机内。
耳机里是轰鸣后不祥的静谧。卜凡打开舱门,金属磁粉附着的黑色条带...

【坤异】命题作文

未知生死处,何能两相完。大概如此。

Amrita:

献给@迷糊 糊女士。我的金主 缪斯 柱生道路上的老大姐
*
小王老师 如果你能出道 请一定记住 一个可怜人某天晚上曾献出灵魂

*
接了上面的新指示,节目邀请的小朋友很多都是没上过电视的素人。相比有经验的童星,要更难安排和管教一些。摄像机还没开动,有小孩被升降机吓得直哭,还有些在灯光道具之间跑来跑去,选角导演像鸡妈妈一样赶他们。
蔡徐坤坐在化妆间里,隔音不是很好,化妆师也嫌吵得头痛。合作好几次,与他也相熟,话里话外地说大明星来得太早,导演组未及接驾,乱成一团,连带他们都着急忙慌的。助理是新来的,手忙脚乱从包里递出一盒巧克力,之前在比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