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迦】丑小鸭01

最近看太多情景喜剧所以文风飘忽
这就是为什么我写不了长篇(摔

配对:难敌/迦尔纳 奎师那/阿周那 含其它配对
级别:?
说明:爱情动作片帝国霸道少爷的见习gv男优小娇妻(?
警告:猎奇 狗血 八点档 色情片帝国象城设定!现代au就是要相亲相爱

毗湿摩是象城人民永恒的财富。——薇夏利

01

a.

迦尔纳没有进门,但他知道罗陀妈妈正和升车爸爸吵架。他隔着窗子向弟弟妹妹们摇了摇头,然后无视可以射穿玻璃的殷切眼神,抛下他们作为厨房里疾风暴雨的受害者。
他自己已经够烦了。
迦尔纳。芭蕾。国立高等艺术学院。录取。这是个值得全村敲锣打鼓的好消息——只除了,非常老套的,学费。升车作为汽修工人的工资堪堪够全家的基本开销,罗陀妈妈偷偷接下的家庭教师也于事无补。中学开始,迦尔纳练功房以外的时间都贡献给了村口的小酒吧。礼赞湿婆——为祂创造出音乐和班苏瑞,让迦尔纳可以給自己与弟弟妹妹挣一点零用钱。
可上大学是一笔大开销。尽管学校的老师许诺会为他申请一笔奖学金,他的生活费还是没有着落。他尝试过助学贷款。信用社的工作人员边梳理老电视的天线边告诉他,助学贷款是留给那些以后去美国修电脑的“大人物”。“告诉你吧孩子,在咱们邦要出艺术家,如同向恒河索要甘露。”彩色的电视画面终于显现,工作人员友好地赏了他一个正脸,“我知道你,升车之子,你爸爸是个好人。你年轻又强壮,该多帮帮他啦。”
迦尔纳从信用社的大门出来,一轮太阳停在屋顶翘起的茅草尖上,和人间做最后的告别。他盯着日轮,平等、光明、包容万物,祂这么好,以至于纵然这个世界和太阳之间形成了畸形的互补。
他可能是站得太久,有些眼花,薇夏利晃到他眼前他都没有发觉。“老兄你可真是逊爆了。”薇夏利担忧地说,“我知道你在愁什么。跟我来。”

薇夏利今年十八岁,仍在读书。这个年纪还没有嫁人在农村里非常罕见。但是鉴于她和迦尔纳显而易见的亲密,和对迦尔纳必将有所作为的希望,让家长们都相信放任他们自己培养感情才是明智之选。
当然,迦尔纳和薇夏利有着紧密的感情连结。如果要迦尔纳自己说,即便加上亲生弟妹,薇夏利也是他最为倚重的朋友和妹妹。而薇夏利听到这话的反应是翻了个白眼,把一整包上好佳虾片倒在了他的裤裆上。
“你最近一定是没有喂饱你的老二,因为我听到你那敏感脆弱的基佬之心在嘤嘤哭泣。如果你是我亲哥,也只会是那个在娘胎里就被我吞噬殆尽的同卵胚胎。现在接受这些邪恶异教食品的洗礼吧!”
迦尔纳面不改色地掸走了粉粉的膨化食品:“仍然在饮食控制中抱歉。xy和xx染色体不能同处一个受精卵。以及,今晚要回去做饭,没空帮你扫地了。”
薇夏利把包装袋也扔在了他身上。并声称不会再和他共赏任何“恒河之子”系列:“a·v和g·v,录像带和光盘,都没了。那是真正的经典,绝非现在粗制滥造地翻拍可以媲美。现在你再不能从荧光屏上看到尊敬的毗湿摩大人。这是因为什么呢?嘭!就像摩西湿征服世界之梦一样,我们的友情破裂了!”
迦尔纳用两袋炸糖球挽回了行将破裂的友谊。以及是的,他是一个基佬,而薇夏利是全邦乃至全国最酷的地下录像厅女老板。
“就是卖黄碟的。”薇夏利补充。

现在薇夏利把他拉进了他们的秘密据点,录像厅后头的小仓库。这里见证了很多第一次——薇夏利第一次失恋,迦尔纳第一次出柜,还有很多充满革命情谊的瞬间。薇夏利坐在两箱《木柱之王》上,像一位真正的女王: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迦尔纳。瞧瞧你定时除毛的小腿——你比女孩还优雅。你该在什么狗屁金碧辉煌的大剧院里表演,而不是只能在洒红节的篝火旁跳給乡巴佬看。艺术,虽然我不懂,是天神赐予的礼物。辜负它是不道德的。所以,”她犹豫了一下,从裤子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我在最新的象城dvd里发现了这个。”
这是张铜版纸印刷的a6海报,正中印着象城影业不朽的“恒河之子”。标语也十分简洁有力:“想成为下一个毗湿摩么?”
严格说来,这个遴选条件优厚。优胜者可以和象城签约,前几名也有可观的奖金;见习期间拍的照片如果被选中,还会单独支付肖像权费用——只除了这是个“色·情录像达人秀”。
迦尔纳抬头看向薇夏利。女孩脸上满是犹豫:“我打听过,有传闻说毗湿摩突然准备退休,象城急着找接班人,待遇给的很好,还允许新手上阵。但是咱们不是冲这个,你以后还是要登台的——就,杀入重围,然后败给那个冠军好了。我们拿着奖金,送你进那个金闪闪的大学。”她说到这里哽住,意识到自己的面庞被泪水淹没。迦尔纳站起来,把薇夏利搂在怀里。
“三个月,就三个月,让我们试试吧。”他应该是说了这些话,只是他胸腔里心脏砰砰巨响让他听不见。月亮沉默地拂照,蛙鸣声渐强,和蝉同奏交响。
初夏绝非希望凋零之时。


tbc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