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陈芝豹和袁左宗——尘缘如梦

陈芝豹和袁左宗——尘缘如梦

【去年7月刚刚结局的时候写的 站在西伯利亚呼唤友情呼唤爱】

最初的分析是写在完结之前。陈芝豹的人物形象相对丰满,在下文中我也有比较发散的胡言乱语。但是无论怎样比照原型,我都觉得“意犹未尽”,总觉得陈芝豹应该再强一点、更强一点,才能在政治、军事、武力(境界)几个层面和柿子相抗衡,成就赵铸(皇帝)、陈芝豹(藩王诸侯)、徐凤年(江湖)的三足鼎立。而围绕着二哥的谜团更多,号称“北凉第一战将”却在凉莽之战中少有寸功,武学成就不低却从未出手。贴吧里有人戏称袁二哥是北凉的核弹头,不知何时发射;从后来的结局看,这颗核弹头似乎也真的只起到核威慑作用。这对于十八宗师慷慨战死,无数士兵前赴后继的艰难北凉来说,是不是又太奢侈了?闾左百姓质问徐凤年的一句话,反过来问二哥似乎也有些道理:清凉山后十万有名碑,你袁左宗又在哪里?

而从今天发送的结尾来看,这两个人都没有给予清晰的命运终局。陈芝豹是“我不相信他真的死了(徐凤年)”,而袁左宗只字未提——对于我这离阳第1二哥厨、对于北凉九千万胭脂少女来说,这似乎有些难以接受,也给了我大开脑洞的空间(其实并没有开起来。

遂作此篇,梳理一下我对于这两个人的想法和疑惑。希望能够抛砖引玉、抛小熊饼干引白熊,觅得二哥(和陈小人)之芳踪。

(大部分内容是凭记忆写的,有失误请多包涵)

1.多面陈芝豹

1.1陈芝豹

最初看到白衣带枪,其实我想到的就是陈庆之嘛——他俩还一个姓。

“名军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这确实是我对陈芝豹的第一观感。牛逼、英俊、着白衣,即便是穿越到我少年最爱的温瑞安系列里装逼也可以无缝贴合。雪中里这么多名高手名武器,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梅子青。这样的人,实在是无论做了什么都很难让热讨厌起来。如果不是我最早吃下了白狐儿脸的安利,可能我就要先粉陈芝豹了。

而待到陈芝豹叛出北凉后,这个铺垫多多的人物才真正立起来,汇入历史故事和演义小说和电视剧电影里的茫茫枭雄(反派)长河中。陈芝豹绰号“小人屠”,这个外号就不太吉利。在足球圈里有一个(肉眼观察得出)颠簸不破的真理:如果“xx”是一时之标,那么“小xx”一定是悲剧种子——当你做的一切都要和前辈相比时,你就很难再比他更好了。对于陈芝豹来说,“人屠”徐骁是他最大的参照物;陈芝豹要是想比徐骁再进一步,他就得去当皇帝了。然而留在北凉别说当皇帝,王爷都当不上。相同的 权力体系内的地位,对徐骁、褚禄山、二哥、甚至张巨鹿,都不重要;但对顾剑棠就比较重要,对陈芝豹十分重要。这也是他和徐凤年反目的必然前提:别说什么他瞧不上柿子才跑路,他压根就是想跑路嘛。这点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然而徐骁重情义,陈芝豹最无情。缺什么补什么,他把知报写进名字可以说太讽刺啦。他为齐当国寻仇柿子,其实他自己最不坦然;但他居然还能怪柿子,估计吃准了柿子性格是“锅给我背你们先走”。

但是讲句不好听的。柿子背上锅多、肩上责任重、步子踏实稳健,心里头明白自己该为谁、该做什么。

他陈芝豹知道么?

齐当国的死他赖柿子,挺空洞吧。

但陈芝豹这个人也很有意思。他要是全然追名逐利真小人,他成就不了现在的地位——那不就成晋兰亭哩。陈芝豹有自洽的逻辑体系,有能力 有威望。甚至说,他确实是个比柿子更成熟的藩王和皇帝。其实他要是遇不上柿子,我是蛮支持他和人皮狗们互相撕咬的,尤其是赵铸。纳兰右慈说赵铸如何对待陈望之流可能决定他皇帝能做到多好,而陈芝豹应当是能决定赵铸的皇帝当得当不得的。

1.2且说吴素

陈芝豹的一个著名事迹可能就是暗恋吴素。甚至有的观点认为陈芝豹对北凉的反心初起就在于对吴素的感情上。平心而论这种干儿子干爹为情反目的事也并不鲜见,近在眼前就是吕奉先嘛。但是徐骁吴素当然不是董卓貂蝉,陈芝豹也不是吕奉先。芝豹知报,徐骁在时不敢反,只能对徐凤年横挑鼻子竖挑眼,仿佛在说“要是跟我生绝对比他强”。

但我倒是觉得,陈芝豹对吴素的感情可能没有(他想的)那么纯粹。单恋已婚女士怎么办?雪中里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前例:曹官子。曹长卿为情做保姆,一奶三十年,可谓感动离阳大地的优秀典范。或者说,单恋者不必做到曹家小得意这个地步,但是爱一个人却为难她爱的一切,苍茫大地没这么个扭曲的爱法吧?

我的理解是,他自诩暗恋吴素,也只是自诩而已。这之中可能有他高度自恋所演化的对强大伴侣的追求,同时也蕴涵着他对徐骁的极度崇拜。吴素本人礼贤下士、美丽强大、又对徐骁情深意重;以女子剑仙的身份下嫁还未成大事的徐骁,可以说是王宝钏薛平贵式的话本里的佳偶奇缘。同时,徐骁对他如父如山,是榜样也愿效仿;吴素作为和徐骁传奇爱情的一方也值得艳羡。对于陈芝豹这样求全责备的人,徐骁的成就、吴素的高大,是越不过的山峰。换句话说:他自己想成为徐骁,希望追求一个如吴素一般的伴侣;而说不定(如果他年岁比柿子再大十几二十岁),也会释然到希望生个柿子这样的儿子。

对于陈芝豹来说,就算把青鸟的忠诚+武力和二姐的智谋加一起,也不会是吴素。而他越想去捏一个完美无瑕的伴侣,就越是求不得。

这其实也是很多人会在爱情里犯的错。

1.3陈芝豹你怎么怂了?

连续追番,满眼都盯着凉莽怀阳关,生怕褚禄山一不小心就交代了。结果突如其来的结局,褚禄山到好像还安好,陈芝豹却死了???

谁动了陈芝豹???谁动的了陈芝豹???你不是要当皇帝么???

我的同人脑当然给了我一个思路,这个放在后面说。和朋友讨论了一下,都觉得最有可能的是顾剑棠。从军队和武力来说,上柱国和两辽边军可能是唯一有空有能力和陈芝豹西蜀对肝的。但是从政治逻辑上,我也想不通。顾剑棠力战陈芝豹以向赵铸示好,这事做起来既有点跌他顾将军的份,又有点太过冒险:两辽军一定能赢西蜀,又一定能斩陆地神仙伪境的陈芝豹?同时,顾剑棠再进一步,就是异姓王。这个好他敢卖给赵铸,赵铸也未必敢接?又或者说赵铸让陈芝豹和顾剑棠狗咬狗——我怀疑赵铸也并没这个本事呢。

这坑实在填不上。

1.4更多谜团

陈芝豹和徐骁的关系,常让我想起李密与翟让。而赵长陵透露他前生是皇帝,又不由会联系到赵匡胤。可是陈芝豹这个角色又如此受作者钟爱——你感受到处处都像他,但说不出究竟谁是他;甚至在早知他将起兵逼宫、却又在结尾将赵铸安安稳稳送上皇位后,我都看不清他所求了。他和离阳和北凉的三角关系扑朔迷离,他对徐凤年的执念,都显得有些飘渺。我从前可以肯定他追名至极,但是看他一副踌躇满志——似乎也没成功,我有点疑惑。

2.模糊的白熊

2.1.先说说别人

徐骁六个义子。柿子得了三个,西蜀三个,看起来还蛮平均的(李义山:难道我不是一节更比六节强??? 陈芝豹不提,两位谋士死的太早连名字都不记得啦(叶熙真、姚简:?? 柿子这边,褚禄山活灵活现,一个生动的球。而且还有着一个完整的、逐层揭露的形象演变过程。我记得最初的时候他放狗咬家奴(是吧? 俨然一个严世蕃(哎? 到了中途风云变色的时候,我又担心他会不会成安禄山。但随着柿子苦逼程度加深,褚禄山俨然成了王胖子(盗墓笔记 、感动离阳的十大杰出兄长候选人(得奖的是柿子! 每每看到他就感觉特别放心、特别解气、特别舒心。而对褚禄山的刻画,由表及里,有事业有家庭,有正写有侧写,在小丑跳梁之时,褚禄山这样的真性情就特别可贵。可以说在雪中的配角群戏里褚禄山绝对是个出色当行的配角。

【刚刚重温了一下,橘子和柿子评价褚禄山和陈芝豹是李义山和赵长陵。褚禄山是个阴谋阳谋玩儿的很溜、发展也很全面的帅才。我觉得也确实陈芝豹和褚禄山是可以打平手的一对对手——这就显得二哥地位更奇特了】

齐当国虽然看似缺心眼,但走的本就是忠肝义胆的路线。北凉扛纛之人之前用了好几章来铺垫赚足了眼泪。从开头到结尾始终如一,人物形象不太丰满但很鲜明。可以说是柿子亲友会长期且资深的大大。

2.2二哥就有点奇怪了

二哥的实力在文中是多次获得肯定的。武力值在北凉紧随陈芝豹(他便是北凉王六位义子中的“左熊”袁左宗,白马银枪,在战场上未逢敌手,是整个王朝军中绝对可排前三甲的高手,甚至有人说他离十大高手境界也只差一线)、智力不低、领兵打仗军功不浅(号称天下骑战第一)、名扬海内的也有公主坟一战。在最近的几十章里,赢了仗的寇江淮还侧面吹捧了一番:“谢他姓徐的做甚!……下回去拒北城藩邸,不跟他讨要个北凉骑军主帅就算厚道了。……不过估计我也打不过袁白熊,在北凉这点就数这个不好,带兵打仗的一个比一个生猛……”

可是看上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二哥,在北凉哪个领域里都不占先。忠心/狡诈/野心,各个领域二哥都沾点边,但都不到极致。二哥的名声很响亮,二哥的形象很模糊。橘子觉得二哥只是个将军,不如褚禄山政军两手都抓两手都硬。但二哥说如果柿子要去敦煌接红薯和地瓜他就带大雪龙骑接柿子、纵死不计,他似乎对柿子的感情生活和动向还都蛮清楚的。给人一种“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但平时我就是不太想管”的错觉。

在陈芝豹还在时,北凉军中少壮派里二哥看上去就是陈芝豹之下。但到了陈芝豹跑特,二哥也不就“当然”的能代替。北凉都护给了褚禄山做,可以说是后来居上。虽然后来二哥解释了下来龙去脉,但是在北凉军中政界二哥退褚禄山可以说远超一射之地。说他全然不在乎功名利禄,他来者不拒,也没有那股隐士高人范儿;但他这个不汲汲营营 看起来又有点让人捉急:二哥你是图个啥?

2.3核心问题:二哥你在图个啥。

不知道他做什么,他像谁,他想干什么。可以说二哥是个雾中人。看他什么都搁着一层。我看到的章节里,回忆杀没有太多二哥和徐骁吴素徐凤年的温情瞬间(不像齐当国褚禄山与徐凤年、褚禄山与徐骁、陈芝豹与吴素),六个义子里二哥也没和谁好到不要不要的。二哥经常在眼前出现,但是二哥的亲、朋、故、旧、老乡、老相好……好像都没有。二哥看起来是个油盐不进冷热不吃(哎? 的人。自称愚忠,却没说忠于什么、又如何尽忠。柿子最初接管北凉,二哥不跑路,也没说就死忠。徐骁问死士丑:袁左宗能服我儿,陈芝豹能么?有此一说本身就说明了什么。某次柿子问如果北凉不在怎么办,齐当国的答案似乎是愿为柿子家奴,二哥回答说我不会自立为王也不会效忠离阳而是会跑西域打游击(原文记不得了hh)。叶熙真姚简的死,他“不愿求情”,并不以同为义子为意;陈芝豹孤身离开北凉,他“冷眼旁观”,哪怕陈对他有救命之恩。这看上去简直有些冷酷无情。他瞧不惯褚禄山自污,明面上没有往来,他随柿子去褚府,褚禄山为他倒酒,笑称“你老人家不嫌我手脏”,他也就抬抬眼;但他又对褚禄山蛰居的此中内情清清楚楚(在392章对柿子解说来龙去脉,都可以做1篇褚禄山小传了),后来与其私下换职一事、也可以说很有人情味。但是一个明明有趣、有人情味、看事情清楚明白的二哥,却一直隐而不发、“坐困愁城”,游离在柿子亲信与功勋故旧之间——他还不着急。年过而立连个绯闻对象都没有,他也不着急——说“北莽未灭何以家为”也太假了,褚禄山儿子都生了一窝。二哥这么英俊的男青年都没人给他说亲事么?哦你说六个义子里除了褚禄山都没结婚?

你闭嘴!

不图名、不图利、不图权,也没对象。仿佛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进步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在虎狼环伺的离阳/北凉官场,二哥这头白熊闲庭信步:先容我打个呵欠。

这不正常吧二哥!

2.4好几个flag

从第二次凉莽大战开打,我就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地等着作者给二哥插旗。比如:

“褚禄山阴恻恻笑起来,盯着沙盘上的葫芦口,“三十五万人,全死在这里,咱们筑起了好大一座京观!”

袁左宗冷笑道:“不比西垒壁差了。”

徐凤年深呼吸一口气,“袁二哥,但这样的话……”

不等徐凤年说完,总给人不苟言笑印象的袁白熊,竟是破天荒柔声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再比如:

“袁左宗拍了拍年轻藩王的肩膀,“人生最难死无憾,我北凉铁骑何其幸运!”

    徐凤年轻轻摇头,嗓音沙哑道:“只有你和褚禄山两人了,我宁愿你们苟活……”

    袁左宗笑了笑,不等他说完便转身离去,背对年轻藩王的北凉骑军主帅,笑道:“苟活一事,下辈子再说!””

3.陈芝豹和袁左宗:我的脑洞

3.1还是公主坟

无论陈芝豹是个什么盘算,自私自利一定是刻进他基因里跑不掉的。二哥说褚禄山千骑开蜀的时候侧面提过陈芝豹,说他在春秋战事中不断扩张嫡系积蓄实力,才有了在军中后来居上的地位(越打越多的军队……听上去很耳熟啊。褚禄山跑去找二哥借兵而不是陈芝豹,也能看出陈芝豹这人不太好相与。

但就是这样的陈芝豹,居然也曾“违令”“救援”——

“一旦投入兵力超过万人,然后全军死战至一兵一卒都不降不撤的战事,春秋以前不见任何史载,春秋中唯有妃子坟一战,那一战人屠义子排在第二的袁左宗仅留下他一人,他以一万六千轻骑死死拖住了西楚最为精锐雄壮的四万重甲铁骑,这才让当时还未称作北凉军的徐家军完成对西楚的战略围困,迫使西楚战力全线彻底龟缩,最终促成了号称一阵定春秋西垒壁战役。那一战,在妃子坟坟头上,护在白熊袁左宗身边的十六卒,皆是寻常士卒,因为三十余校尉将领早已死净。那一战起始,袁左宗便身先士卒,从骑战到步战,杀敌将领十六人,一杆银枪杀敌骑一百七余,若非陈芝豹违令带兵救援,袁左宗注定死于公主坟。当白衣陈芝豹走上坟头时,袁左宗双手扶枪而立,全身是血,血污得不见面孔。”

(到底是妃子坟还是公主坟!为什么一段里面都不一样啊!)

当然,在第四卷《共逐鹿》第二十七章《无生离,唯死别》里面,这成了李义山的谋划。然而这番谋划当事人知不知——我倾向于不知。以李义山元本溪太平令等人的谋局能力,文中又多次以世事如棋以比,棋子不必知道棋手的想法,只需要忠实地执行。放在这里,袁左宗在公主坟未必知道陈芝豹会有救援,而陈芝豹也未必知道他的违令本身就在李义山的算计之中。这才比较符合一贯的设定。再者,陈芝豹是赵长陵的弟子,袁左宗则是李义山发掘的,本身也并不在一派。让李义山直接指挥陈芝豹的举动,似乎有些困难。

那么问题来了:陈芝豹为什么要救袁左宗?还违令?

3.2骑将对骑将,都户对都护

前面,无论陈芝豹的驰援动机为何,他救了袁左宗一命都是确凿无疑的事实。而袁左宗也并非记仇不记恩的小人(对我就是在骂晋兰亭!晋兰亭你是不是字阿乙号太乙真人?)。可是无论从陈芝豹孤身离北凉时袁左宗的反应,还是之后在与柿子讨论潜在威胁时,似乎都没有偏帮陈芝豹的意思。以至于有人评价,陈芝豹对北凉的报恩,说不定就有救袁左宗这一桩。

这个我是不信的。明显的事后诸葛亮。北凉用不用袁左宗,如何用,甚至于袁左宗能不能活过春秋战事,这在当时都是未知数。更何况说春秋时陈芝豹就有反出北凉的野心,我以为不太靠谱,倒不如说陈芝豹是卖袁左宗一个面子更合适——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骑白马提银枪来救我。我猜中了这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这是缘分呐!

有关二哥的回忆杀里,出现最多的就是公主坟。他的决心、毅力、枪法、兵法都在那一仗中纤毫毕现。可以说这一仗是袁左宗在春秋时期、乃至一生中最为出色的一仗。

提到公主坟那就有陈芝豹。他们是分不开的。

而虽然橘子和柿子都认为褚禄山和陈芝豹会是一对敌手,作者却出人意料地把褚禄山放到了怀阳关对阵董卓。董卓作为草原骑将第一人,和褚禄山又旧怨不浅,可见即便褚禄山并非北凉骑兵统帅,在此刻最能代表他身份的确是北凉第一死战不退的骑军将领。那么骑军对骑军已有,即便是按照戏份的安排——谁又会对上旧北凉都护陈芝豹呢?

也该轮到二哥了。

所以我的推测是,凉莽之后,北凉与西蜀或也有一仗要打。而那时,对上陈芝豹的会是袁左宗。并且,袁左宗可能死了,陈芝豹应该败了

这也是一命换一命。比较公道。

回头再看雪中的第一卷,有时候仿佛能摸到人物设定演进的脉络。比如前文所提褚禄山、陈芝豹,以及李功德、李翰林、轩辕青峰等。而袁左宗这个从开头就“藏拙”、伏笔埋到最后也没有舍得丢弃的角色,应该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这似乎该是陈芝豹。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猛然撞上一句“晴为黛影,袭为钗副”,莫名觉得很贴切陈芝豹和袁左宗两人,这也是我本来想取的题目。在我看来,蛰伏和潜藏的袁左宗就是陈芝豹的一个影子、一副身形。不能说袁左宗就尽然是陈芝豹本可以选择的另一条路,但他们之间有这样隐隐的关联。陈芝豹在文中形象被一路抬高,但正如他陆地神仙是“伪境”一样,他借别人气运而生就有要还的一天;他就算是前朝君王,眼下也已非他的时代。而他的心被私欲蒙蔽,又迷恋镜中倒影难以自拔,他会被他所丢失的“纯粹”所击败——也就是徐骁所说,袁左宗的最“醇”心思。

或许,二哥愚忠之所向,就是陈芝豹的求不得?

3.3梅子黄时雨

现在的结局三章里,并没有交代二哥的去向。而既然柿子也怀疑陈芝豹死没死,那我就当真了。既然柿子和严吃鸡孔武痴还有李翰林都能暮年相会,或许陈芝豹和袁左宗也能在世间再无北凉王后捐弃前嫌?几十年过去,梅子由青转黄,或者可以闲敲棋子落灯花,温酒手谈逗小孩?尘缘如梦,几番起伏都已成烟云,莫让满腹相思逐风落。

纵使“人间最难死无憾”,活着最好。不是么?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