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白】撞邪(上)

所谓正传更在引子前,可以看出我是一个多么无理取闹的作者(。

作为单篇和《明明》的前引看都没有问题,反正正文也写不完。

名字还会改。先放出来引诱一下猴猴 @晴时多云 。猴猴给写大!权!谋!(苍蝇搓手

梗来自我的哥。

深度OOC自有前因。如果正文没写,那就当OOC好了。

 

正文

祝羽弦是热醒的.

北方的供暖季慷慨而漫长,面积不大的出租屋托了周遭大学群聚的福,每天房内都温暖如春.所以即便他在半夜中就已经踢掉棉被,赤条条躺在床单上——他仍然觉得鼻腔和喉头点了两团野火,正要把他烤成一只失去梦想的小鱼干.

祝若笙发出同情的微笑,并传给他一张图片“清凉一下”。戳开大图,椰风海韵,祝若笙和越千霜穿着五颜六色的比基尼挤在一把遮阳伞的余荫里鼓嘴嘟脸,背景里乌泱乌泱是茫茫人海下饺子。

祝羽弦回了一句:平胸就不要穿比基尼了。然后冷静的在后台退出应用程序。

那面mc祝若笙拼命语音,奈何对方装死半天不回。祝若笙愤愤儿地摁灭了手机,转过头看越千霜正捧着两个海南特产红心木瓜跟胸前比划,满脸惊恐:“真的有很小么?”

祝若笙摸了摸她的头,又亲了亲她的脸:“甭理那个死基佬!”

 

祝羽弦确实是因为出柜才被赶出家门的。

共和草创八十载,平等之风遍吹云端西北东南。只是人有先富后富,事有轻重缓急。共和二十五年,新任总统钟离梓才秉国父遗愿强制废除云端华族私蓄之奴仆;至于LGBTQ,还在等着爱的号码牌。

也没啥。既没有缺胳膊也没有断腿,不过是从逢年过节“别人家的小孩”成为了“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变态”的反面典型。横竖他已经工作,不回家还少了笔人情开支。

端着方便面看网络直播春晚的时候祝羽弦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公司的微信群里红包接龙络绎不绝,他没有想要点开的念头。全市禁放下仍有几束礼花冲天而起,倏忽即灭,疾如流星。礼花的硝烟在视网膜上染出了秋霜一般的白。

似此星辰非昨夜。他恍惚曾于庭中遥望,见到轩窗下明镜里白发三千丈,柔顺而汹涌。竹影斑驳,明河清淩,蝉噪园逾静。他欲再步近,却迈不出这步;他转身离开,却深知一背身便是咫尺天涯。

祝羽弦对着坨了的面叹气。一滴泪打进汤里,逼退了一小片油花。

 

这个梦不长不短,他做了二十年。早些时候他还会害怕。刚上初中的祝若笙左手一本弗洛伊德、右手一本周公解梦,神神叨叨地说:“你这是典型的做贼心虚。快说这是谁这么恨你,白天没法揍你,夜里也要让你不得安眠。”

祝羽弦想要抬头辩解,却看到祝若笙捧着的书封皮掉了下来,《梦的解析》里面赫然是一本《X生X世X里菊花》。祝若笙满面诡笑恨不得把脸贴到纸上,对他的少男春愁不理不睬。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只觉得于心有愧。这话他无法对人说得明白。所以祝羽弦把这话咽下孤身走开,并且也没有告诉祝若笙她妈在她背后站了好一会儿了。

第二天冥水鸢收作业的时候给他递了个纸条。他喜滋滋地展开一看,红圆珠笔字歪歪扭扭:“无论发什么病都是你自找的!绝交!!!!!”最后一个感叹号力破纸背,可以说感人至深。

祝羽弦把纸条卷了卷扔进笔袋里,朝冥水鸢投送了一个标准微笑。

 

打开的微信界面上显示被屏蔽的公司群里有一条@所有人的公告。他戳进去,发现其实是两个。一条说得是节后公司会从大华北区调来新主管,是个美国海归的帅哥。已婚未婚的女员工(以及部分男员工)议论纷纷,在年前集团年会上表演了节目的工程师老王信誓旦旦地说这位主管姿容光照十二乘,秒杀本司未婚男青年之总和(“当然如果我没结婚。”)。前台的小李不服,力撑祝羽弦“打扮打扮还是可以出去接客”。销售Peter不服说明明我也是大好帅哥一枚可惜沦落春泥无人识,后勤张姐回了十个“大笑”emoji。祝羽弦划过喷薄而出的几十屏八卦,找到了乏人问津的第二条:初二云京博物馆布展,灯光调试和测试机房线路。多算1个token。谁去?

大过年的只有与家人团聚的强子二柱陈超英,哪里有供人差遣的Danny、Lanny、Anthony。祝羽弦圈了派活的刘哥:“初二我去。”

PETER狂发了十二条微信自带的黄子韬表情包“天啊!有人在装X!”小李洋洋得意“人家又靓又勤力你拿什么比”。电脑屏幕上各族人民大团圆,歌颂开国领袖,莺声并燕语。神州处处有欢歌。

祝羽弦关灯睡觉。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