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关周】虚荣6(娱乐圈AU)

我现在就想扣下应援礼物持枪逼迫狮子把这篇写完。

狮子莱恩:

CP:关宏峰/周巡


*欢乐狗血向


*纠结的老周 乱跑的小关和马上要出场的老熟人 


*文中所用歌词来自偶练




前文链接虚荣1 虚荣2 虚荣3 虚荣4 虚荣5




6.


关宏宇就这么在崔虎家里的南面落地窗阳光房凑合了一晚。


说是凑合也绝不是勉强,崔虎这屋子除了客厅卫生间还有点儿生活痕迹,其他地方简陋的好像快捷酒店。卧室推门进去,迎面一股曝晒灰尘的味道,真心阳光房。房间里除了白墙只有一床一桌。床还是用一张白布从头罩到尾,让整个屋子宛如告别仪式现场,关宏宇觉得自己身处此地适合手捧蜡烛沉重悼念。眼前突兀现此屋,白瞎了这二环里的黄金地段。


“你这房间不闹鬼吗?”


“瞎说什么,你,你家房子才闹鬼呢。”崔虎进了屋一掀白布,没有出现关宏宇脑海里猛鬼起尸的画面,顶多是激起的尘埃有些呛人。


关宏宇打了个喷嚏,咳着说:“你,就不能打扫打扫。”


“这屋我又不住。”崔虎说:“我去给你找床枕头被子的,你,你先用着。”


说完夹着布罩出去了。关宏宇一个人绕着床走了半圈,左右摆头巡视本就已泛善可陈的室内,倚着窗框妄图找出一点风景。他站在床边望天,突然手机铃声大作。


电话拿出来一看,是亚楠。


关宏宇立时陷入两难的纠结中,一方面理性在高声呼唤叫他赶紧的正面解决此等麻烦,另一头却是内心咆哮大喊着拒绝。他自己心里有火,不仅没灭,反而火烧连营七百里。现在自己老婆打过来电话,他也能猜出是要说什么。无非是顺着讲那套关宏峰的道理。


他肯定会听亚楠的,但他信不过他哥。他没法信。


“你还是接吧。”崔虎回来,怀里抱着枕头,挂在胳膊上的一条毛毯先丢在床上。


“你才结巴。”关宏宇说。


“嘿你这人,怎么吃炮仗了。谁,谁你都呛呛。”崔虎急了,“谁的事儿谁自己解决。”


他把枕头扔到关宏宇身上,扭头走了。关宏宇一人拎着枕头角,划出未接电话栏。刚才他接住这投掷物的空当,来电正好中断。


心里冒出三分愧疚,他长出一口气,按了回拨。


关宏宇本来都盘算好了,他会在电话打通的第一时间,好声好气地安慰亚楠虚心认真承认错误。亚楠会心疼他的,只要自己认怂她也就跟着心软了。这招屡试不爽。在对待女生这方面,打小关宏宇就是佼佼者。小学就会省下钱来给女同桌买棒棒糖,初中就知道怎么说讨巧的俏皮话哄女孩子开心,高中已经是熟练情书写手各色土味情话信手拈来,要不也没法拿下高冷的女神级班花高亚楠。


可以说,只要相处的是女性,小关爷绝不失手。


但如果不是呢?


但如果,正巧是关宏宇最不想再见到的人呢?


“你给我回来。”关宏峰说。


草泥马。关宏宇张口就想骂,但反应过来骂他等于骂自己,硬把脏字憋回嗓子眼里。


“你给我把亚楠电话放下。”小关爷对上他哥,一步都不想让。


“关宏宇,不要以为你回国了就能想干什么干什么。”关宏峰警告,“不要太放肆。”


关宏宇只想冷哼一声,念力诅咒他哥时运不济,乌云遮住紫微星。


“我说的你现在听不进去是吧。”关宏峰说,“高亚楠联系了一个音乐制作人,地址和电话发过去,你自己考虑。”


我考虑你X勒个X。


关宏宇挂断电话,把手里枕头狠狠往床上掼,摔完正面摔反面,让刚刚沉下去的浮灰又开始满屋涌动。


崔虎倚着门框看他发疯,等他停下来才说:“现,现在你想怎么办?”


关宏宇扑通扎进床中央,把床垫砸出一个坑。


“不怎么办。”他说,“我想静静。”


 


赵馨诚撩着T恤下摆擦自己下巴上的汗,边擦边踱步到排练室的角落里,翻出自己背包中的功能饮料,咕噜咕噜灌下去半瓶。他颇为满意地昂着头,深呼一口气,看着还在落地镜前扣动作的周巡。


“老周行了,歇一会儿吧。”


周巡后背洇湿了一片,被发带束上去的刘海都黏在了一起。老赵说的话他充耳不闻,权当做耳旁风。等到赵馨诚走回来找了个靠墙的地方盘腿坐下,他还维持着团歌某一卡的定点动作。


“老赵。”周巡说话的时候头也不回,径直望着镜子里气喘吁吁的那个自己,“我这个part接下面这个,”他一边紧盯着那个自己做出一个全力抬高右肩的动作,“这里,我总是接不上。接不上这个拍子。”


“这边不是有大俊跟你换位吗,没事儿。”


听到赵馨诚这句话,周巡哑口无言地松了劲,站在那边沉默。空气突然安静。赵二狗好像意识到了他刚刚这句话打击到了自己的老友。


“老周……”


周巡转过脸,露出一个抚慰二狗安心的笑容。“没事儿。”


他转过头继续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抬肩,说:“有些东西吧,怎么说的,还是看一个天分。舞蹈动作,有人练成百上千遍都会忘,有人用几个小时就从头到尾捋清了。那也没办法,还得练不是?”


这回换赵馨诚哑言了。他看周巡也不歇,一门心思地展臂,话到嘴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不自觉地咔啦咔啦捏着手里喝空的饮料瓶。


估计还是心里有愧,他腿一弹从盘腿坐着立起身来,说:“我去买水,喝什么?”


“都行。”周巡说。


他在赵馨诚走出练习室,屋里只剩他一个的情况下微微叹气,想着自己脾气差劲惹的二狗都尴尬。周巡,你这样总是让人不快。他胡撸胡撸头发,望着落地镜里自己那张素颜,因为运动量过大脸颊上有两朵浮红。


他想起某些话,可能是经纪人说的,可能是队友背后的闲言碎语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大家来这儿都是想红的,想拥有更多粉丝想在更大舞台上展示自己,怎么就他花招多,还一副故作清高不同流合污的样子呢。人前搔首弄姿背后反而开始假正经了。作什么呢?


周巡想,他没有。


他是有一颗不甘人后好胜争强的心,如果能做到,他必定往前行。可他更清楚的是,他心底有泾渭分明的一条界线,一杆秤。如果是他认为不对的,不正确的事情,纵使行业潜规则众人默许,他也不会去做。娱乐圈这趟浑水,他偏偏想要出淤泥而不染。


哪会有人容忍这种遗世独立的心态呢。他从出道到现在,网络口碑这样差,黑到了一种臭不可闻地步,不是没有道理。


但他不在乎。他认准的理,从来都不会变。


周巡推了推额上的发带,摆好起手式,重新开始,跟着心里的节拍牵动全身。晚上可能是sixee男团全员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他想要一个善始善终。


 


练习室外面走廊里的自动售货机罢了工。赵馨诚戳了戳机器互动面板,显示屏全无反应。他只好晃晃悠悠出了公司门,前往对过的711。路上没忘了把口罩从兜里掏出来戴上。


还好是午后,街上没什么人。便利店里只有一个店员,赵馨诚比个手势跟对方打了个招呼。早在他们比赛期间就跟这边混熟了,那时候限制练习生出行,他跟周巡偶尔会偷跑出来。他买饮料,节目组只提供的赞助商饮品早就喝腻歪了,需要肥宅快乐水抚慰疲惫的身心。周巡买烟,一包利群分他六根,先在烟盒里暂存,万一被导演组检查没收走了,锅也全是周巡背。


他提着一塑料袋冰水往回走,前台小妹跟他打招呼:“赵哥,这有你的东西。”


又是粉丝送的礼物吗?他探过头去:“东西多吗?拜托帮我叫个顺丰小哥,我寄回家里。先把寄来的信件跟明信片给我吧。”


“就这些,都是。”前台把信封盒子拉过来,挑出早就分好的一沓。


“哎?”赵馨诚看到旁边那沓最上面的一个信封上,写了周巡的名字。“这还有给老周的?我一起帮他拿着了。”


老周也有粉丝给他寄信了。赵二狗拿着那封写有“TO周巡”的来信,心里比自己收到了二十多封还开心。等到他抱着这些信件往练习室走,还没进门就先喊到:


“老周,有你的粉丝给你的信!”


周巡听到赵馨诚这么喊,心里也隐约的有些雀跃。他停下练习,跟进门的老赵盘腿面对面坐在地上。相比老赵收到的那些花花绿绿画着爱心贴着各种贴纸的少女心来信相比,他收到的那封只是用普通的白色信封装着,写在几张A4纸上。字略微的有些龙飞凤舞,用词却都很热烈。什么“我深深地爱上了你”,“你是我心中唯一的挚爱”,读起来不太有粉丝对于偶像的那种仰慕,更像是一封诉说爱意的情书。


这都是些啥。周巡皱着眉往赵馨诚的来信瞅了一眼,全是什么“哥哥站在舞台上的样子,眼睛里好像有星星”,配上简笔画爱心五角星,赵二狗竟然还看得津津有味格外认真,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傻笑。


“别偷看我的呀。”赵馨诚察觉了周巡的偷看,立刻捂住了信纸,“这是我跟我fans们心灵交流。”


“真是不懂这些追星的小姑娘想的什么。”周巡吐槽。


“哼。”赵馨诚拽过自己的背包,把信一股脑都装了进去,“我去彩排候场的时候再看。”


周巡耸了耸肩,咬着上嘴唇看着手里的信,还是把它塞回到信封中,装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关宏宇一觉睡到大中午,醒来之后胡乱吃了几口泡面,又在崔虎的工作室里逗留了好久。崔虎这两天反常地忙碌,一直在录音室倒腾。“我有两个活要抢时间,还要给一个案本补分镜。你,你先自己玩儿。”


“你现在是越来越全能了啊。”关宏宇说。


“挣点外快糊口,要不没零花钱了。”崔虎说。


关宏宇按着他摆弄那些按钮,忍不住搭话:“要不我也学学别的一技之长。”


“戴着耳机呢听不清。”崔虎说,“那个,来一段d和弦。”


崔虎这家伙干起活来使唤起人来,连结巴都好了。关宏宇顺着他指的地方过去,坐到一个脚凳上拿起了旁边的电吉他。


“好好好,就这个。”


关宏宇扫完一段,握着品愣神:“我还是得去找那个音乐人。”


“去啊。”崔虎摘了耳机往脖子上一搁,“早就说了让你去。”


“嘿,你不是听不清吗?”关宏宇说。


“电话就在这,地址就在这,人都联络齐了,你去不去。要去现在就打电话。”


“打就打,怕谁啊。”


关宏宇掏出手机开始拨号。崔虎把机器停了在旁边等着。


等待音响了两下,有人接了。“您好,音素工作室。”


“嗯……我是……那个……”关宏宇没想好要说什么,结巴了半天。他不太想说出他哥的名字。


“高亚楠……说,可以打这个电话……”他说完感觉自己有点像靠老婆吃软饭的小白脸。


“是亚楠姐之前联系过的吗?不好意思我们这边暂时有其他工作安排,晚上可能不在工作室那边。如果您比较着急的话呢,可以来另一个地方我们先进行一下讨论,您看怎么样?”


关宏宇支支吾吾,只能说好。挂了电话,愣在原地。


“你这算什么?这就算?”崔虎问,“联系上了?”


“安排上了。”关宏宇说,“怎么样吧。”


“那你就快去吧?”


“去。你急什么?”


关宏宇说是要去,真正出门的时候,已经天色渐晚近黄昏。他全副武装叫了出租,按照对方发过来的新地址报了位置。这个地址好像是一个演出的场馆,关宏宇有点印象。


一下车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震惊了。怎么这么多人,人山人海,还都是女孩子?


女生们三五成团,拿着手幅灯牌和会发光的应援棒,在门口排起长龙。小关爷看着这么些追星女孩也缩了,绕着人群躲到一颗树底下,只能再拨打电话求援。


对方说:“已经到了?不好意思,我让人出去去接一下。”


过了一会儿,一个带着工作人员牌的妹子把他从侧门领了进去,左拐右拐,进了一扇门。“演唱会这就要开始了,可能有点忙,请您从员工休息室先等一段时间。”


关宏宇说好。


妹子心里还有点奇怪,这都进到屋里来了,怎么还带着口罩呢。她也没仔细想,转头把这件事情忘在了脑后,直到隔了一天,有照片在论坛上发出,才认出来这不就是我那天领他进去的吗?他就是影帝吗?他就是关宏峰吗?


不过现在,屋里只剩下了关宏宇一个。


空调有些问题,嗡嗡响得厉害但是不出冷气,这让关宏宇有点坐不住了。他隐约能听见外面有歌曲大放的声音。


舞台,人海,欢呼,演唱。他一直的梦寐以求。


沿着疏散通道,往声音的源头前行。他看到了那扇隔绝走廊与场馆内会场之间的大门。乐曲更加清晰明白地传进他的耳朵里。


“I’m the one you want 绝无可代替~”


 


他推开了门。


目光越过茫茫人山人海,忽略那些闪耀着的灯牌和光柱,屏蔽到身边不断的尖叫欢呼,落在舞台正中央,跃动的六个身影之上。


他看到了他们中那个,在机场跟他打了一架,后来又败于他手下的那个神经病男。他画着舞台妆,在聚光灯下面看上去不再夸张可笑,眉眼反而清晰明亮。他跟着其他队友一起,微微俯身,然后向着台下向着观众,向着所有爱他们的粉丝展开手臂,高唱“请你为我的努力而尖叫”。


“hey you hey you hey pick me EI EI”


“let music going round”


“听到你为我欢呼尖叫”


 


 



评论
热度(128)
  1. 柱茜莉耶娃在隔壁狮子莱恩 转载了此文字
    我现在就想扣下应援礼物持枪逼迫狮子把这篇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