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问卷?

谢谢兰兰@贺兰缺 cue我 啵!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一下他的由来)

没有笔名。从前叫北北的多,现在叫柱的多。都是为了追人。人走了,名字留下。宛如刻舟求剑。

02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从事写作”这个概念有些宽泛。就同人而言,中小学?初心是:对现有的故事不满意,要给我喜爱的人物一个更贴合其生长逻辑的结局。
现在也是如此,但不那么在意结局了。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没有什么文风。期待是比较简洁有力,有生命。
朋友评价里比较有趣的有:
1.你的小论文可以打85分。你的谈恋爱只能打58分。
2.你担的相方更讨我喜欢。
3.喜爱使用成语(四字词语)。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区别(无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 

蛮大。遣词造句的话,从前是有些务求华美。也刻意作新奇之语。现在希望尽量简练。
题材的转变不在这几年。我现在什么都写。什么都能写。
加缪的存在主义支配我所有的故事。

05 喜欢的风格(无论是文字,故事走向等)是什么样子的? 

喜爱狗血。看文类型很杂,什么都能看。包容心很强,什么走向都能接受。
唯一不接受:写得烂。

 
06 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要爆炸。)

小论文。彩虹屁。都是吃饭的家伙事。
同人而论,狗血、不伦。互相bb。

07 最不擅长写什么?

还真不是写黄。
谈恋爱吧。我不知道怎么写小甜饼。也不知道怎么写饱含着爱的性事。


08 你写一篇文章/小说需要多长时间?


写起来的话,一千字一小时,可以连续写7-8个小时。
坑。现在还有人问我八年前的坑。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长时间准备?

没什么准备。没有大纲,只有脑洞。
也可以说随时随地在准备。基本是七八个短篇故事的素材出一篇文。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殊习惯吗?他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刺激越大写得越快。

11 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试用的工具是?

打字。但这道题可以有分支选项:我是个大部分时刻手机写字流。在使用诺基亚的时候就如此。
写作工具是lofter或者pages/word。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和正式稿风格有区别吗?

无草稿。草稿是脑洞么?

13 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历史类?我的所有cp都有相应的au。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是谁?他们有没有影响到你的文风?

谈不上最喜欢。我和作家差得很远。平常阅读里小说及文学作品的占比非常小。说两个能想到的最近的:白先勇、加缪。
我看史论类的论文著述比较多。有影响到我的审美和写作取向。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吗,或者从事相关的职业?

有过。不过可能我还是不太合适,不够浪漫、欠缺天分。

16 在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历?

值得一说。在创作上跳出风格和类型的安全区,也让我在网路上和生活中收获了更多的好朋友。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他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我爱文字。文字让我快乐和宁静。

18 从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最喜欢很难讲。难忘的,民成《犯贱》燕谢《燕十三你把我钥匙藏到哪里了》

今年应该是秦沐《amirta》

秦奋的半月板是在这部戏的拍摄期间走失的。

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大导的戏一贯严格。在沉绵冬雨里摔来打去都是常事。某一次威亚绳没有牵紧,他跌出了安全垫外。

膝盖落地的当时他可能是痛昏过去。醒来之后在诊所里。身上盖着未洗净血块的被褥,和两件羽绒服。羽绒服是同款,进组之前他俩逛街买的。韩沐伯嫌矫情,还是付了钱。他偏了偏头,看见连着输液管的左手外面包着韩沐伯的手。两只手分不出谁更冷。

他想再握得紧些。韩沐伯被他弄醒,跳起来张罗晚饭。脸盆盛了热水,饭盒浸在里面保温,因着韩沐伯方才的小憩,也一同降到了室温。韩沐伯从近乎冰水中拾起饭盒,将水就近泼在痰盂里,又换上新的热水。水有点多,饭盒不够沉,在水面上漂漂荡荡。韩沐伯把饭盒往下摁,开水从他瘦削的指尖掠过。

秦奋闭上眼睛,把眼泪拦住。倘若他们没有相遇,韩沐伯还在悠哉悠哉的做着晚会歌手。而他大概已然尝试无路回返家乡,成了一个衣食无忧的小商人。他们最大的交集,就是饭后打开电视机,欣赏韩沐伯给影视剧配唱的几首风格各异的主题歌。

而不是一同在这里。受上不见天下不见底的罪。

一块热毛巾敷到他眼睛上。他没有动弹。韩沐伯的叹息也十分好听,像是缓缓拨动的箜篌:

“老秦,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继续往前走。”

四天之后他打封闭又重新回了片场。算到杀青日,共是二十二天。韩沐伯严格管控他止痛药的数量,也一并承受他陡增的暴躁与愤怒。某天夜里,他疼痛又无处翻身。仅剩完好的腿成了一种摆不脱的讽刺。他抱着膝盖,左腿乱蹬,将睡在外侧的韩沐伯踹到了地上。

秦奋挪到床边扭开灯。韩沐伯扶着床头柜站起来,手里拿着与他一同蒙难的热水袋,慢慢走到桌子旁边,给热水袋换水。又把热水袋塞回他的膝弯处。

“睡吧。”韩沐伯披上了外套,“我坐一会儿。”

安定的作用泛上来。等秦奋下一次睁眼的时候,韩沐伯还坐在椅子上。


导演问秦奋:“你怎么看你的角色?”

秦奋说;“他不希望受苦的人,却总因他受苦。”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怎样的改变?

还好。暂时还比较满意。希望能够更有进益。


20 最后,请你点六位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不点兵点将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