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哂

大概是 你这个登上过西奈山的人
和明信片生活
你幸福么

Amrita:


xjb写 都不是真的

*

我要你爱我 却不与你讲和

01

Kindle翻到底。韩沐伯拿起手机看了眼,一点半。
眼睛酸痛。
对于一个早睡早起方能养生的中年人来说,这算是熬了个一个史诗级别的大夜。
秦奋还没回来。
手指已经滑到下一本书,还是把电子书反扣在床头,趿着拖鞋走出了房间。
反锁防盗门的时候,微微迟疑了一下。扶着鞋柜半晌,仍然留了一盏廊灯。
节能灯闪着与温馨简欧装潢不搭的冷峻白光。可能是某年春节替下原配。倒映在韩沐伯的视网膜深处,宛如一块太阳耀斑。

早上起来的时候,那盏灯还在倔强地亮着。鞋垫上整整齐齐,码得和睡前一样。
韩沐伯进了厨房。开冰箱取昨天晚上煮的白粥。拧开天然气灶并未太多费力;但电火花勉力尝试,还是悻悻熄灭。
可能是没气了。
燃气费要到营业厅交。卡一向是秦奋保管。白粥在春夏交际的天气里徐徐回温,顺着碗壁舒舒服服瘫了下来。
韩沐伯看了下时间,索性直接吃了。

到公司的时候还很早,前台小妹撑着脸打瞌睡。韩沐伯放轻了打卡动作。
其实作为艺人,他没必要这么早上班,也没必要上班打卡。公司上下大小艺人包含练习生里,可能也只有他这么一个。
如果秦奋和他一起上班,那就是两个。
他揉了下小腹,悄声走了进去。

秦奋睡在沙发上,半个身子已经滑下来。外套先一步尘埃落定,垫在身下,皱巴巴的。那张白痴美的脸庞任凭风雨洗礼也吹不垮胶原蛋白,年过而立仍是货不对版的虚假中年男子。
一次聚餐的时候,周锐嘲讽说皱纹生长需要智慧土壤,因而不能在白痴的脸上存留。在座学历最高的岳明辉敲壶附议,两位激情交流购物车里囤积的最贵眼霜。韩沐伯看到卜凡悄悄探头瞥了眼屏幕,脸色一青,充满绝望。
秦奋也喝多了,靠在韩沐伯的肩上,懒洋洋地问,养我是不是可省钱了。
韩沐伯被可爱了下,隔着刘海亲了亲额头。
那也不是今年的事。

沙发上的醉鬼动了一动,像是秦子墨心爱的长腿闲鱼。悬空的膝盖眼看要磕到地上。

02

他们没什么性生活。这是外界印象。可能因为韩沐伯老干部人设不倒,秦奋又是活蹦乱跳葛优瘫代表,很长一段时间里,左叶看到他俩没遮好的吻痕,都会慌张的错开视线。
爸爸妈妈怎么可以交配。
靖佩瑶曾经悉心炮制未具名主角黄文若干篇,眼神坚定地在微信上发给韩沐伯。眼神是韩沐伯脑补的。反正靖佩瑶向来很坚定。做人做爱都这样。后者来自秦子墨的反馈。
韩沐伯回了个韩沐伯疑问三连。
靖佩瑶转发了个性生活不和谐显著影响婚姻质量进而提高离婚率的科普链接。又加了三个感叹号。
潜台词:为父母爱情操碎了心。

这纯属多虑。
秦奋的浪子形象并非浪得虚名。这是韩沐伯亲身体会。只要秦奋愿意,他是最温柔的情人与床伴。
尽管做完后有代替事后烟的事后哼哼。横竖是一些什么腿痛腰疼亲亲抱抱之类的蠢话。韩沐伯在这个间隙翻身下床,去卫生间做二次清洁。
如果有力气他连床单都想换了。反正不是他铺床。
秦奋嘟嘟囔囔抖开床单:老韩,你要尊重体液。这也是身体的劳动成果。说散就散,很没面子的。
换下来的床单一团挤在床脚。韩沐伯往边上踢了踢,翻回床上,又伸长腿踹了脚秦奋:洗澡去,不然别上床。
不轻不重。
秦奋拖着腿往浴室走,还不忘讨价还价:床单归你洗,待会让我亲下。
韩沐伯眨了眨眼。

tbc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