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甜梦

配对:盖聂/卫庄(近似无差
级别:g
作者:@ 慕容狗蛋 aka 喵太

天九的少年师哥真的蛮好舔!鬼谷双姝又太好惹!喵太遂作此篇。


正文


卫庄托腮看着桌子旁端坐的青年。

在韩国,他极少呈现出如此放松的姿态。别说韩非,如果紫女这时推门进来,惊讶也会直接写在脸上。

“听闻紫兰轩是新郑最有名的烟花之地。”

卫庄能轻易瞧见对方脸上残存的窘迫,面对这一屋子大红大紫和空气里挥之不去的香气。门窗并未紧闭,隐约有乐声。

盖聂张了张嘴,剩下的半句被卫庄似笑非笑的目光逼了回去。

“你消息倒挺灵通。”卫庄手上把玩着一个酒壶:“剑圣,嬴政亲口赐封的天下第一剑?”

他走的时候还没有,紫女进来过。卫庄心不在焉瞥了眼窗外。

夜色单薄,今晚的月色格外好。

很快盖聂到访新郑的消息就要传遍韩国上下。明天天一亮便有大批人等着讨个说法。有胆直接闯进紫兰轩的倒不多,最有可能的那个,也是解释起来最麻烦的那个。

“陛下这么做有他的考量。”盖聂盯着桌上仅有的一个杯子,压在一张摊开的地图上。他看见了那个红色标记。

“你早知道我要来。”

“不算早。”卫庄把酒倒进杯子,等水声流尽,他才开口:“我的眼线说你已经离开秦国,那些尸体上的伤痕实在眼熟得很。不过我倒好奇,要是我不去找你,你就准备在那破地方呆一夜?”

卫庄抿了一口,又把酒杯递给盖聂。盖聂接过,顺势一饮而尽。

“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接应的人?”

“李斯和你并不是一路的。我对那些不关心,不代表我真一无所知。”卫庄伸手,没有去拿空了的杯子,奔着杯子旁搁着的手去了:“以和谈的名义,将吕不韦的最大势力散出去。又派了他麾下的第一剑客跟在后头做贼似的混进来。他能安的什么心?”

卫庄顺着盖聂的右手指关节一截一截往上捏。这是他们在鬼谷时切磋之后必定要为对方做的一件事,用以检查骨骼是否有伤。当手指探到盖聂掌心时,他手腕转过来扣住卫庄手掌,大拇指擦了下他的虎口。

“你剑术精进很多。”盖聂将卫庄的半个手背包在手里,一下一下揉捏着他大拇指根部:“本想打个出其不意,但你三招之内化解我刻意发力的偷袭。又很快将我第四招格档开。如此短时间内的反应,你在韩国这些年进步很大。”

“都是些不够格的,不值一提。”

卫庄空着的另一只手伸出去拨了下盖聂垂在脸侧的头发:“说到精进,你是在嘲笑我吗?天下第一剑客。在这个响亮的名头之下,鬼谷派怕是连渣都不剩了。”

盖聂的手停了一下。

“小庄,你我是鬼谷传人。这点永远不会变。”

盖聂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的语调平和而坚定,含着非刻意而为的自信。像是在阐述一个再平淡不过的事实,又像在强调某些被忽略了的细节。

白发青年眼中的烛火闪了闪。

这是一张年轻而又意气风发的脸。

卫庄闭上眼,他知道自己在笑。手顺势落在对方肩上,拍了拍。直到盖聂放开他的另一只手,他将横在两人面前的矮桌推到一旁。然后整个人朝着盖聂倒了过去,脑袋栽到对方的膝盖上。

“你在秦国混得不错。”卫庄感觉脸侧滑过的布料质感。盖聂将腿放平,卫庄在榻上翻了个身,下巴搁在他两腿中间。

“你平日里伏案太多。”盖聂按着卫庄的颈肩,纠结在一起的肌肉被揉散开,关节拉伸发出清脆的响声。

卫庄皱着眉:“平日里都是些歪瓜裂枣,不堪一击。跟你交一次手,蜷这么久的筋骨也算松了一松。”

“是啊。”耳边有带着酒气的微风吹过:“棋逢对手是习武之人一大乐事。”

卫庄睁开眼,把身体转了过来。盖聂脸侧垂下的头发扫过他的眼睛。



“明天我把你引荐给韩非。”卫庄说:“他迟早要来问的。”

盖聂愣了下。

“他要入秦宫?”

“我只知道他决定搏一把,为了这个国家。如果嬴政真如外界所言那么惜才。”

“这也是你的国。”

“只是个出生的地方而已。”卫庄笑了笑:“天下之大,哪里我不能去?韩国亡了,我自可以回鬼谷。”

盖聂低着头:“他不会成功的。”

“如果他不成功,那么嬴政也注定会走向失败。”

盖聂只垂眼看着他,竟半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

卫庄抬起手,手指轻轻滑过盖聂温顺的眉目。隔着一层薄薄的眼皮,感受到眼球手指下的轻微跳动。

一个杀人如麻的剑客,怎么会有一双食草动物的眼睛?

“你总有一天会离开嬴政。那时候,我会在鬼谷等你。”

盖聂伸手捉住卫庄的手,贴在自己脸侧。转头吻了下他的指缝。

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END

评论(10)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