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关饕餮-汪苗 说相声2

刚在考场上学习了一肚子知识 我膨胀了!


02

【怯大鼓】


关:今儿不贫了,咱好好给观众朋友们说段相声

汪:怎么了您这

关:昨儿回后台 被我师娘 不是 我干爹

汪:我师父

关:给教育了

汪:都说你什么了?

关:我干爹你师父 周巡 周老师 说我 油腔滑调 不成体统

汪:骂得在理儿

关:说 咱们说相声的 从前在天桥卖艺 凭的是把子力气 如今挪到剧场里 不能忘记观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观众们给咱们掌声 是爱护咱们 咱们不能骄傲自满 以为自己是什么了

汪:说的对

关:周老师还说了 咱们说相声的 有一说一 实话实讲 有一份力气出一份力气 不能跟外面那什么似的 一部剧半部水 一段打戏播三回 八十集电视剧六十集男女主角儿还没亲嘴 

汪:这也太水了!

关:我琢磨着干爹说的对啊 咱们相声演员有这份自觉 要为观众朋友们带来欢乐

汪:没错

关:台上我们说 实打实的 这笑声也是实打实的

汪:这没法注水

关:我这心潮澎湃 很受教育 我望着我干爹 就秃噜句大实话

汪:什么呢

关:“干爹,昨晚你偷摸跟卫生间抽了半包玉溪我可全看见了!”

汪:我说他怎么今天跟后面写检讨呢


关:说归说笑归笑,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咱们在台上说相声,有时候拿长辈说话儿,是为了艺术效果

汪:为了节目考虑

关:回头见到面,还是得毕恭毕敬,大爷您好

汪:哎!

关:你占我便宜!

汪:那不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么不是

关:就你也配做我大爷!我大爷是关宏峰!(挥手 低调低调

汪:一个节目说仨回了都,知道这是你亲大爷,不知道以为是你亲爹呢

关:我爹怎么了 我爹也是个人物

汪:哦 您给说说

关:我们家祖传吃这碗饭 三代以内 就一个不是搞曲艺的

汪:谁啊

关:我爹

汪:害 那你爹干什么的呢?

关:……知不道

汪:知不道算怎么回事儿呢?你做儿子的不知道老子干什么的?

关:主要是我父亲他职业生涯比较丰富

汪:哦这又怎么说呢?

关:北疆扛过枪 岭南行过商 东市西坊走街串巷 二更天上音素楼说书 三更夜下清华池搓澡 莳花弄草养鱼遛鸟 天文地理那是无不通无不晓  

汪:您父亲不但是顽主,还是个夜猫子啊

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我父亲职业不详单位不详 但他有一个爱好

汪:什么?

关:弹三弦(比划 这么弹

汪:看着跟熊猫挠肚皮似的

关:有天晚上他就跟那儿弹

汪:闲情逸致

关:我母亲就说 我母亲 高亚楠

汪:西河大鼓名家

关:我母亲说 老头子啊 我有句话 不知当说~不当说啊

汪:……这是您母亲么?

关: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不是我母亲了

汪:您母亲 西河大鼓名家 高亚楠高老师 晚上回家一口河南话 这老北京啊老郑州啊

关:乡音难改!方言怎么了 方言不好么 可瞧不起你们北方方言区的了 津港话了不起啊

汪:我没说不好 我是说您这个叙述要真实 遵循人物设定啊起码 您这是ooc您知道么

关:就说河南话!打死你个龟孙儿!

汪:好好 是我不对 您接着说

关:我母亲说 我说 老头子啊 我有几句话想说 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啊

汪:你快说吧

关:这弹弦儿的我也见过 你弹弦儿我也见过 有句话啊我想说 这个弦儿啊 得配上弦子呀

汪:这不是狗挠门么 你家邻居没投诉嘛

关:没有邻居!平沙无垠 夐不见人!

汪:您这是住塔克拉玛干还是柴达木盆地里啊

关:方圆五百里就两栋房 我家对过是我大爷家

汪:那你大爷没投诉?

关:他们那响动比这还大呢

汪:霍!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