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祭时——长风过境

何梦何真?谁得欢颜?

上穹碧落:



凯泽斯劳滕水域毗邻最南端海洋,吹拂的风里泛出潮湿的麦芽甜味,越过崇山峻岭,在紫色戈壁放缓脚步,静止成无形的水汽,上升蒸腾凝结白色晶体,随大天鹅的翅翼进入白荒原无垠广阔领域。




白城的静默时空掌控风的力量,他们把冰凉凝滞的空气搅动出带利刃的漩涡,撕开空间裂缝,打开虫洞,而克里斯踏着流动的星尘兵临城下,他一人便是大军压境,摧枯拉朽,不曾有人追上过他在星河间奔驰的步伐。




[银河]的权力架构无形重建,最静默者缄默无声,长老会内忧外患,他再不用在意其他人手握怎样权柄。克里斯昔年披戴风雪踏上神山,也曾虔诚跪地祈愿银白女神赐他昌隆武运无上荣光,只是时光飞逝星河流转之后,曾经少年梦里不敢肖想的熠熠辉煌,如今悉数为他加冕,女神果然眷顾,他是受宠爱的孩子。




血管里汩汩流动暗紫色粘稠液体,最后的鲜红藏在最深处,肉眼难以分辨,克里斯做到了无数本绝不可能的事情,冷漠高傲的白城子民为他俯首,他成为割裂的权力中心,把血统净化成最贴合[银河]血脉的色泽。属于他银白的寝宫坐落青天碧落旁突兀的覆满了冰雪的陡崖,在克里斯日益模糊的过往记忆里,这里曾落满克莱因纯净蓝色的冰晶。




所有记忆在缓慢流逝,从未有人选择过他决定的道路,将把自身锻造成虚无,把精神力融进神山伯纳乌的核心,那个诞生[荆棘王冠]的地方,一万次尝试会是一万零一次的破灭,静默者们对他说,克里斯选择第一万零二次。




他是最像银白女神的孩子。






拥有白色巨大翅翼的鸟类可以越过青天碧落的高度,把异域的故事与歌谣传达到静默刀锋的眼前,火漆盖着不熟悉的徽记,黑色信纸质地粗糙,手写扭曲的异域语言,简短支离,不可能是里卡多的风格,里面断续写着他读不懂的内容。




里卡多将要献祭精神,解放自身。






他很久没再收到过这个人的信件,他很久未使用过异域的语言,他理应读不懂。




突然从灰败黯淡记忆里勉力挑拣出破碎的片段,确有其人追上过他的步伐,星云旋转出斑斓色彩,没有流星的速度比得过他们俩,连静默时空的精神力也追不上里卡多的身影,




克里斯呼吸过太阳之下最狂暴的风。






他还记得里卡多的面容,年长的修女站在神山脚下,以为神子降临人间,他等到所有人之后去牵他的手,里卡多拥抱其他人,棕色瞳孔里倒映克里斯的面容。里卡多爱笑,但克里斯却笑得比他更多。那几年白城再没落过雪,阳光没有温度,却能让芨芨草抽出小小的绿芽。




里卡多早比他沧桑。






他快要忘却所有与离去的人有关的记忆,他遇到过的里卡多。他遇到过的哈梅斯,拥有棕色瞳孔的孩子,风的气息在他身体周围流动,纯净冰凉的风的气息,白城的静默时空掌握风的力量,他感受得到,辽远广阔的,鸿鹄振翅掀起空气流动的味道,雪峰上旗云舒展的味道,青天碧落的味道,他看到里卡多的影子。




克里斯独行这么多年后,他以为终于可以长久倚靠的孩子,他知道哈梅斯总是用最崇拜闪亮的目光看着他,没有哪一刻他主动移开了视线,穿过云端时哈梅斯的风就在他身边,温柔纯净,就像他露出的笑容,这个他再度主动拥抱的孩子。




也是惊鸿过隙。






凯泽斯劳滕水域毗邻最南端海洋,吹拂的风里泛出潮湿的麦芽甜味,越过崇山峻岭,带着哈梅斯日复一日的致意,被克里斯展开精神屏障阻隔在白城之外。


他不想听哈梅斯说思念。






里卡多献祭精神那天,克里斯没去。




他听闻淡金色的精神力碎片一片片从里卡多的躯干剥离,几乎与灿烂千阳融为一体,


克里斯第一次打开屏障,没感受到从凯泽斯劳滕水域吹来的风。


再也没有。






克里斯见过好多辉煌灿烂,他见过古蒂冰蓝色的眼睛,他见过劳尔黑色的头发,伊克尔年轻的面容如同古代神祇,拉莫斯也有过少年意气。红色军团三星连珠的奇迹,到他带领故乡登顶欧洲的荣光。


他见过好多,曾经美好的早已破灭,曾经坚固的支离破碎,[银河]城池高耸华美,[荆棘王冠]美如梦境,白城永在,山河不死,角银鸟旋转升腾。






克里斯终于从当年略有冲动的少年,一步步登上神山之巅,他俯视广袤陆地,过往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他才是女神最宠爱的孩子,他才是最像银白女神的孩子。




他没爱过任何人。



评论(2)
热度(18)
  1. 柱茜莉耶娃在隔壁上穹碧落 转载了此文字
    何梦何真?谁得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