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顽疾

配对:关宏峰/周巡

级别:pg13

梗概:爱是顽疾

警告:小关周提及!双关亲情向原著向非原著宇宙


前篇:蜂鸟


我本来以为搞了这篇可以把我对双关周的感觉说清楚现在看来可能还有周巡pov???

 诚邀 @迷糊 女士莅临。


01


关宏峰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说谎,究其原因,不过是为了看一册连环画。

租书两角一天,七角包周,班上的男孩子凑钱租了一套水浒,驴拉磨似的在各人手里转——关宏峰是没有参与的。他是班长,只要恰到好处地漏点风声、避免老师一网打尽,“就算是入伙啦”——这主意关宏宇提的,他打小就在个人享受上有着无穷无尽的创意。集资借书当然也来自关宏宇灵光一现。

关宏峰说:“你欠我一次。这周周末我们去博物馆。”关宏宇愤愤地竖了个大拇指,嘴角却出卖了似的止不住地上扬,他头都不回地奔把“好消息”告知他的伙友。关宏峰坐在课桌前,看他们挨在教室角落里,切切喳喳,像一窝过年的老鼠。

关宏峰不太理解。他把目光移回语文课本,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今天轮到的是三打祝家庄。关宏峰只看到一打,就被妈妈拉了灯。关宏峰平躺在床上,思考为何事情未如他想象中发展。做劳动值日,帮老师批卷子,准备区里的演讲比赛,每个环节稍稍拖沓了一点,都指向时间无可挽回的殆尽。逝者如斯夫!语文书插图上站在河边的老人没有表情,他无从得知悟出此道时孔子的心理——这无知又让他焦躁。

那边床上关宏宇喊他:“哥,哥,”像防空警报似的没个停歇。他把脸转过去。

关宏宇说:“你那册没看完是吧!我可看见了!”他说得像是赢了全班的弹子,或者年饭前偷吃到茴香饺子,关宏峰平平地嗯了一声算作答复。关宏宇在被子里拱起来:“我还想再看一遍!咱俩装病呗!去不到学校,这书没法还,不就又能看一天了!”

逃课对关宏宇来说并不鲜见。但这是他第一次邀请哥哥一同逃课。关宏峰可以数出这个不靠谱提议的至少四处不当,但他仍然动了心。

他说不清是因为连环画还是别的什么。

关宏宇拱了一阵子,又把头从被窝里钻出来,睁大眼瞪他回复。关宏峰微不可见地点了头。

关宏宇蹭地蹿下床,把窗子打开。九月底的夜风忽地灌进来,把窗帘吹得饱满。风起帘动,关宏峰从缝隙间向天上望。

今天的月亮很漂亮。

关宏宇嗷嗷地跳上床,满脸烈士就义的推开被子,赤条条躺着。关宏峰只看了一眼,把被子裹紧,转向墙壁。


关宏宇冻了一晚上,仍旧没逃过被揪起来上学。他吸着鼻子去洗漱,抽抽嗒嗒地像个闹脾气的小姑娘。关宏峰其实已经醒了,往常这个点,他已经坐在桌前吃饭。

但他仍旧对着墙壁。

关妈妈应付完关宏宇,又回房间,摸他的额头,问他怎么了。

关宏峰转过来:“妈妈,我头疼。”羞耻感让他言尽于此。关妈妈有些不信:“小孩哪有头……”但关宏峰不是关宏宇。他一脸坦荡。

门被轻轻带上。门外,关妈妈让关宏宇带假条给老师,关宏宇被热粥呛得咳嗽。吵闹终结于关妈妈上班的锁门声。

关宏峰从枕头底下掏出连环画。封面上李逵执两柄宣花板斧怒目圆瞪。他笑了一声。

额角恰在此时跳动。关宏峰摁着脑袋,脸朝下倒进枕头里,他从前不知,痛苦原来也可以指称快乐。


02


关宏峰的第一次说谎给他带来了祛之不去的头痛。关宏宇说这是报应。

关宏宇说很多事情都是报应,尤其在关宏峰身上发生的事,他格外神神叨叨,轱辘话一车一车往外倒。在很久之后,关宏峰才领悟到这是关宏宇解释世界的独特方式。从这个角度来看,关宏宇是个哲学家。

哲学家关宏宇趴在床上,屁股红亮:“关宏峰,你印堂发黑,五行缺水,这辈子少走夜路,免得湿鞋。”他艰难地侧了侧身,把手从身子底下拔出来,试图数清这段颠三倒四的判词中使用了几句他掌握的熟语。关宏峰把书一合:“看来你好的差不多了。”

关宏宇色变振恐:“哥,哥,你是我亲哥,当我什么都没说。”


03


但关宏峰是在晚上遇见周巡的。周巡的眼睛像是一潭春水,潋滟多情。他一眼就认出他。

关宏峰蓦然想起那天晚上月光拂照下的纱帘。在风的鼓动下怯怯抚过他的面。只余一点痒。

他于是按捺下心头所有的理性考量:“我请你吃饭吧。”周巡的眼睛睁得更大,圆圆的像是水中月。关宏峰在呼出白气的烟雾缭绕中心想:栽了。


04


但关宏宇下手更快。

周巡先时和他抱怨两句,关宏宇没事就喜欢在宿舍楼下摁摩托车喇叭,能把一楼人闹起。关宏峰记下了,没在意。等他再想起这事,关宏宇已经改到支队门口秀他的新雅马哈。关宏峰和周巡下了夜班走出去,关宏宇正对着后视镜搔首弄姿。

 周巡走上去就对着轮胎踹一脚:“怎么,鸟枪换炮啊。”关宏宇直起身,用手卷了个话筒:“好想和你一起吹吹风~去吹吹风~”

周巡又踹了一脚,这次对准的是关宏宇的小腿:“滚!要送老关回家呢。”关宏宇递了根哈德门:“我哥这么大人了,还不会回家么?”

关宏峰硬邦邦地插一句:“有人说我不适合走夜路。”

周巡转过身来看着他,满眼都是笑意:“得嘞,我服务到家。”他转过身又和关宏宇说了什么,关宏峰没听清。长丰支队老办公楼前路灯很少,星光大盛,看得他刺目头痛。

周巡推了推他:“老关?怎么?”

关宏峰摇摇头,把正在脑壳里击鼓的小人从一边晃到另一边:“走吧。”周巡哼着歌儿去开驾驶室的门。关宏峰坐在后座,抵着窗户,看玻璃外面寥寥车灯。周巡嗓音好听,歌却不成样子,荒腔走板,每句都有几个音迷迷瞪瞪回不到调上。

恰如此时关宏峰的内心,房倒屋塌,溃不成军,无人援救。


05


在个人享受上,关宏宇不惮尽最大的努力,更可恶的是,还总比他更先发现他想要什么。

但是关宏峰应该是受命运青睐的那个。哪怕这份盛情早已标好价格。

他愿与顽疾共生。


06


伍玲玲的尸体是用袋子兜走的。零落棋布,无法拼装。周巡代关宏峰指挥清点现场,吼得声嘶力竭。天尚未亮,海是黑色的。水消失在水中,不可寻觅。

如果是他的报应,为何要找到别人头上。

太阳在此时升起来,远远的,只有一点,落在周巡附近。


07


那日起他对黑暗生理畏惧并决意离开光源。


END


评论(1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