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关周】蜂鸟

关周基础 双关亲情(?向 小关pov 终于搞了我喜欢的嫂子梗(没
很鬼扯 每个人都戏超多 题头打上小关周可能是因为未来还会有大关pov??
总之小关很多话带偏见讲的你们听听算啦

01

关宏宇从来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他有着似乎无穷无尽的活力,可以在整节课的罚站之后第一时间冲出教室追逐打闹,又或者眼睛一瞬不停的望向远方,远方,操场或者天空,新铺的水泥路面。上体育课的漂亮女同学,等等。
以跳绳作为马鞭,幻想胯下拖把可以变为战马,这种游戏中止于崭新塑料跳绳的中道崩裂,并为他带来了一顿缺席审判的混合双打。在皮肉与晾衣杆的交响之中,他的哥哥静默地完成手工作业。关宏宇似乎在儿童安全剪刀上看见塑料的残影,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他总是在看,在跑,在感受。无论是风,是花,是色彩。他当然也很容易交朋友——可以借作业抄的,打弹子的,互换连环画的。博物馆是关宏宇唯一喜爱的文化场所。他从石膏塑制的恐龙化石与猛犸象骨架旁边跑开,关宏峰看见他在巨大的彩色画像前驻足。
关宏宇说:“哥,这是什么啊。”
关宏峰缓缓地走过去,他的步速从来没有因为什么改变过。画像的右下方有标识物种名称的铜牌,关宏峰读出来:“红隐蜂鸟。每个字我们都学过。”
对哥哥似有若无的嘲讽,关宏宇仿若未闻。

02

关宏宇见周巡第一面就喜欢他。
二十岁的周巡,漂亮,纤细,颀长的骨骼被裹在一层薄而柔韧的肌肉里,如同覆盖一层致密优美的羽毛。他一步不拉地跟在关宏峰身后,警惕又好奇地打量这个面目相似又截然不同的人。
雏鸟。关宏宇心想。
铁屑会在磁场作用下自动吸附上磁铁,也有本身质量轻省的缘故。对于微不足道的物体,高速运动是保持自身存在的合理方式。二十多年来,关宏宇不尝放弃离心的奔跑。
他预感周巡会是同道中人。他好奇这只蜂鸟何时开始振翅。

03

周巡给出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比喻。
他们在关宏宇的仓库上床。关宏宇根据周巡背诵非法经营罪相关法条的节奏进入他。值班室有一扇很小的窗户,非常晴朗的夜里,月光可以投射进来。
周巡像是怕晒一样遮住眼睛:
“小的时候一个人晚上回家,总觉得月亮时时伴我,极沉默,又极温柔;长大之后才知道,即便是施舍出来一点点慈悲的光亮,也只是对太阳的余烬效仿。”
“关宏峰就是一轮明月。我初时觉得,独挂群山之巅,实在寂寞凄楚。为填补无常的阙漏,我情愿把心脏点燃,嵌进广漠夜幕,做一颗拱卫的星子。但我抵命攀爬,至山腰处,只被无边无际的阴影笼罩,前不见去路,后不见归程。”
“这阴影在嘲笑我。以凡人的心揣摩天体,犯下一厢情愿的罪过。阴晴圆缺自有时,实则没有半分与我有关。”
他复睁开眼睛,把手伸出来,像是要捞一把清光。
“月亮的美丽大概正在于不在乎我。”
关宏宇把他的手握在手里,周巡靠近他,如同蜂鸟落在芦苇之上。

04

这种古怪的肉体关系并没有持续多久。关宏宇对此早有预感。
就像是那根跳绳。他所轻易得到太过新鲜的东西,都会被严酷的秩序打破。对于关宏宇来说,秩序特指关宏峰本人。
关宏峰只是招了招手,近似花朵在风中摇动。周巡便寻蜜而去,不在意花苞巨大,足以将他吞噬。
周巡所踩的几株花蕊,恍如火焰。关宏宇好像听到回声,但无法捕捉字句。

05

蜂鸟必须高频度振动翅膀把自己悬浮在空中。

06

在长丰支队重逢的时候,关宏宇一眼望见周巡的转变。在他们之中周巡理应是年轻的那个。而现在的周巡疲惫,老迈,每一次振翅都咯吱作响。望着月亮,如同审视一具动物的骷髅。
他以此为借口和关宏峰大打出手。
想要逃离的,便死死扣在手心;想要依附的,便撤去支撑的手掌。关宏峰扮演上帝的戏瘾之大,要让其他人的生活也跟随他的意志转动。
关宏峰没有反驳。只是扶正了跌倒的啤酒瓶。关宏宇从光滑的瓶身中照见深绿色焦虑的面孔。
那面孔别无二致。

07

“我还是喜欢月亮。”


END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