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归】浮生(1)

作者:@晴时多云 
配对:秋水剑/归一剑;妙手白扇/毒龙银鞭(斜线有意义
级别:目前g
梗概:世事漫随秋水,算来一梦浮生
警告:InceptionAU 是耶非耶?

浮生

(序)

终南山下,蒹葭微霜,晨露沾衣,归一送别秋水。其时,东方未白,秋月已落,而秋风渐起,撩动秋水的袍脚。其时,无琴,无茶,无诗,无箫笛,归一与秋水相对而立,脉脉无言。少倾,秋水振袖,拱手,道一声:“别了。”正待去时,归一不由得出声道:“师兄。”

秋水道:“归一师弟。”

归一拱手肃立,问道:“不知师兄可还有何交代。”

秋水道:“我走以后,师弟仍须勤加修炼,清心寡念,整肃自身,武与道二途无止境,更无捷径,须日日苦耕不辍,以师弟之天资,之能为,之悟性,将来必能大成。”

秋水又道:“师弟现接了掌教之位,不可不立威服众,须严以律下,督导子弟,规格门派,方不负我全真声名。”

归一再问道:“师兄可还有交代。”

秋水道:“没了。”

归一道:“经此一别,不知师兄可定了归期。”

秋水道:“无,云游四海,聚散随缘。”

归一唇抿成一直线,沉吟半晌,终于黯淡了眉眼,拱手低头道:“恭送师兄。”

秋水回礼道:“归一师弟,再会。”

杜鹃晨啼,将归一从梦中唤醒。自秋水假托身死,将掌教位交予归一,离开终南山以来,已过去了二十年。


(一)

有一弟子在门前通报,神色颇微妙。

“掌教,有事禀告。”

“进来。”

“掌教,山中腹地南梦溪边发现了魍魉王,有巡猎弟子不慎与其遭遇,情况危急,这时有一高人介入,保护众弟子退走,这人属性为刚,为柔性魍魉王所克,也受了伤,但好在全身而退。”

“何人?”

“巡猎弟子年纪轻,不敢乱认,但看样子……像是秋水君。”

归一沉吟,一手放在膝上,无意间揉皱了袍边。

“说详细些。”

“是。来人身高近七尺,桃花眼,着蓝色道袍,领口有穗子,坠着两个小骷髅。保护众人退下来后,立即训斥门下弟子鲁莽无谋,师弟们都不敢应声。”

“知道了。传令,我马上去南梦溪。”

“是。”

归一低眉不语,走到剑架前,抚摸剑鞘。

今年是第二十一年。

归一提下剑,化光向南边去。


南梦溪边,气流浑浊,黑云盖顶,全真教弟子们在就近的一处山谷中结阵。秋水在一株古柏树下闭目打坐运功,蓝袍略有污迹,面色平和。众弟子离得他远远的,均像被霜打了的蔫茄子般。

感应到归一的气息靠近,秋水睁开双眼,一别二十年,故人容颜仍如昨日,一双桃花也似剪瞳,似笑非笑的唇角,那嗓音如春风般和煦,说出来的话却总不容情。

归一从未懂过他这师兄。

秋水道:“归一师弟,久见了。”

归一行礼道:“师兄,别来可安好。”

背后的全真弟子齐齐响起抽气声。

秋水道:“这教里的防备似乎有些疏松了。”

归一道:“是归一管教有失。”

秋水道:“师弟不必自责,他人之过,与你无关。此时须先议魍魉王之事。”

归一道:“师兄有伤在身,且魍魉王性柔,属性相克,此次请让归一冲锋,请师兄压阵可好?”

秋水道:“可以。那魍魉王武功带毒,归一师弟须多防备。”

秋水笑道:“一别经年,想必归一师弟武学大有进益。期待归一师弟稍后一展身手。”

归一心道,多年不见,师兄一开口,仍与我谈武学与教务。



晚间,众人至南梦溪边,众弟子摆开三才阵,秋水掠阵,归一突入阵心,使起三才剑法,直取魍魉王。众魍魉见状结起百网阵,凝出气盾,魍魉王见归一属性克制自身,虚晃几招,竟脱出阵眼,直取阵脚秋水而去。归一见状急追,全真阵法此时已乱,众小魍魉趁机追袭归一,不过片刻,归一衣袍已为黑气所侵蚀,周身浮出道道血痕。归一身已陷入重围,唯求速战速决,竟不顾众魍魉围攻,一心与魍魉王交手,于是喝道:“众弟子听令,与我结星流阵!”

秋水惊道:“归一师弟!”

归一望了秋水一眼,全真众弟子得掌教号令,早已结出星流阵,万千剑气腾空而起,汇于归一一身。归一一跃而起,使出“流星赶月”,自半空俯冲而下,如北极星坠世,直逼魍魉王。魍魉王一声嘶喝,竟将小魍魉尽数吸取,妖力一时暴涨,反手一毒掌与归一剑气遭遇,剑气与毒气于半空中相撞,精光四溅,归一与魍魉王双方均受真气反弹,魍魉王痛苦啸叫,归一不声不吭,周身黑气缭绕,口中断续吐出血来,双方一时僵持不下,竟是同归于尽之势。

秋水见势不妙,从阵脚处暴起,使出一招“冷月寒秋”,一半青光化为气盾,一半白光直刺魍魉王命门,魍魉王分心出手,一掌拍出,秋水倒跌七尺,归一凭着青光气盾,觑准时机,以师传北斗剑诀,从魍魉王天灵穴劈下,魍魉王反应不及,瞬间被劈为两半,化作黑气消失。

归一坠地,口吐鲜血不止,秋水不顾自身伤势,跌跌撞撞抢上,将归一揽在膝上,神色极惊慌,归一握着秋水的手,叫了一声“师兄”,眼前一黑,便昏迷过去。


(二)

秋水盘腿坐于蒲团上,双目紧闭,唇角似笑非笑,双手结莲花印反搁于膝头,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脉搏正常。

就是沉睡不醒。

归一绕着秋水转了两圈。

“怎么回事。”

“是,掌教。打败魍魉王后,掌教吐血昏迷,秋水君将掌教带回教内,运功为您逼毒疗伤,共计三日夜。然后秋水君说,已经不碍事了,吩咐将掌教移到内室榻上,自己在这石室闭关休养。隔日,来送饭的师弟发现饭未动过,试着叫秋水君,秋水君也不应,从那时起就一直这样。”

“多久了?”

“两天了。”

“退下吧。”

“是。”

归一拔出银针,拉起秋水小臂,在灵泉穴试了试,针未黑,未中毒。

归一清清喉咙,提高声音,运起内劲,叫道:“师兄,秋水师兄。”

归一跪坐到秋水侧边,冲着秋水的耳朵叫道:“秋——水——”

归一移到秋水正面,对着秋水的脸颊又揉又捏,大声道:“秋水师兄,师尊喊你起床吃饭——”

二十年前,秋水自认武功天分不如归一,曾在教众面前假托身死,为的是将掌教位让与归一,离开全真,云游修道。当时,归一清早赶到正殿,只见秋水盘腿于殿中央蒲团上,双目紧闭,唇角似笑非笑,双手结莲花印反搁于膝头,无呼吸,无心跳,无脉搏,仿佛已然入定。

归一闹够了,将头枕在秋水的肩上,鼻尖蹭着秋水的颈动脉,稳健的脉搏清晰可辨。

归一嗫嚅道:“师兄,为何总扔下我一个人。”


归一拿来天火奇石和庄周梦蝶谱,左奇石,右梦谱,蒲团一个,盘腿坐在秋水对面。

归一握了握拳,抬眼瞧瞧秋水安然的面孔,有些脱力,叹了口气。

归一手攥天火奇石,按庄周梦蝶谱运功,默诵口诀,真气全身游走,须臾,奇石由黑转红,烫着手心,只觉神轻似燕,魂化飞蝶,紫色魂蝶抖动翅膀,飞离归一躯壳,一飞飞入秋水灵台里去了。


魂蝶好奇地上下翻飞,这里是秋水的梦魂境,如果秋水的魂灵陷于此处,回不去现界,那么秋水就是入魔障无疑了。

不过,这个魔障境界的样子有些别致。魂蝶停在一株柳树上,此处,月正中天,映着眼前江南小镇景致,小河畔垂杨柳,小桥小船,乌瓦白墙。

此处,有一迎亲队伍,沿街吹吹打打而来,八人抬的红轿子晃晃悠悠,四五个乡里乐手哥执喇叭唢呐吹起喜乐,七八个小花童蹦蹦跳跳点起花炮,两三个嬷嬷提着篮子,将喜糖发给围观的小孩子,高头白马上骑着红帽红袍黑靴子的新郎官,这新郎官可真俊,一双桃花眼满含喜色,唇角笑意盈盈颜色如春,这眉眼,这身形,赫然就是——

师兄竟然要娶亲!!

魂蝶受到巨大冲击,蔫了半晌,过一会,见队伍吹吹打打地走远了,又迅速振作起来,一口气追上去。

只见迎亲队伍行至一清雅院落门前,喜轿停下了。新郎秋水亲自下马,看顾轿夫将喜轿稳稳放下,轿门下压,新娘要出来了。

魂蝶赶紧飞到院门旁草丛里,预备新娘一出来,就借机上去掀了她的盖头。

喜轿里探出一只手来,送到秋水手里握住了。这只手,皮肤白皙,指节修长,筋骨有力,一看就是一只男人的手,关键是,这只手,魂蝶感到十分眼熟,十分有既视感,十分心慌——

“新娘”从喜轿里出来了,没有盖头,因为他也是男子,穿着和秋水差不多的新郎服饰,金发,紫瞳,薄唇,高鼻深目,神色有些局促,对秋水道:“轿里十分颠簸,且总有孩童来掀轿窗帘……”

秋水执着这个“新娘归一”的手,笑道:“谁让你不会骑马呀,只得坐轿了,否则,总不得在路上走吧。”

秋水靠近了“归一”的脸,捉弄道:“而且,新娘就是该坐轿的嘛。”

“归一”满脸通红,只得道:“秋哥不要奚落我了。”

秋水笑如春花,满口应道:“好,好。”

魂蝶在一刻钟内受到二次巨大冲击,心魄巨震,神思不属,全身麻痹,大脑空白,头晕耳鸣,满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魂蝶这种依凭体经受不住如此幅度的灵魂震荡,扑腾了两下,掉在草丛里,死了。归一本人之魂遭到秋水梦魂境反扑,迅速被丢出秋水灵台,丢回归一自己身体里去了。


(三)

毒龙道:“就是走火入魔了,我有经验,就是入魔了。”

白扇道:“肯定没错,就是入魔障了。”

归一面无表情。

无剑满脸八卦。

白扇摇摇手中扇,翩然道:“所谓魔障,乃人心深处之隐秘,多为怨恨,或者恐惧,所谓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取蕴苦……”

归一疑问道:“可是师兄在梦魂境中,貌似状态很好。”

毒龙冷笑一声,白扇咳了咳,再次摇摇扇,道:“既然归一君已数次探寻秋水君的梦魂境,依在下看,还请归一君将具体情形详细说明,我等也参详一番。”

归一眼神游移,有些犹豫。

毒龙叉腰道:“这可是为了救你那心上人师兄。”

归一面色飞红,别过脸去,不经意揉皱了衣袍。

毒龙不屑道:“入魔障之人,如未能及时脱出,心魂迷失,自身灵气随时日消磨,久而久之,身心俱废,衰竭而死。你可要想清楚。”

归一咬牙道:“好吧。”


☆归一君的梦魂境探查(第二次)

自上次被反弹出后,归一日夜查阅典籍,采集融合阴之心魄,反复练功,庄周梦蝶谱领悟终于更上一层,能以魂蝶身发人语。

魂蝶再次潜入秋水灵台,进入梦魂境,今次,魂蝶径直飞向秋水和“假归一”(归一君本人命名)所居清雅院落。

抬头一看,圆门上一扇形匾,手书“清秋苑”,确凿为秋水本人字迹无疑。

魂蝶进入清秋苑。

看来梦魂境内亦有时光流逝之理,正厅内影壁仍贴着一大“囍”字,只是边缘略有剥落,婚庆用红烛、红漆食盒、红布椅垫等物,均尚未撤下。

假归一出去了,秋水一身绸缎蓝衣,执着花铲与喷壶,在后园中照料紫藤。花香袭人,斯人如玉,此情此景,令人伤怀。

魂蝶飞至秋水眼前花枝头,秋水抬眼一瞧,笑道:“哪里来的小蝴蝶。”

魂蝶开口道:“师兄。”

秋水更笑,眉眼弯弯,奇道:“竟还会说话,可见精怪之说竟有所据。你叫我什么?”

魂蝶道:“师兄,我是归一。”

秋水不以为然道:“归一是我佳偶,我可不是他的师兄。你这小蝴蝶,为何要冒充归一?”

魂蝶道:“师兄,你在说什么?你为何会在此处?快同我回终南山罢。”

秋水茫然道:“终南山是何处?”

秋水笑眯眯道:“你这个小蝴蝶,你我素昧平生,怎的同我说这等没头没脑的话。竟还冒充归一。嗯,不能轻易放跑了你。”

说话间,秋水将两手一拢,把魂蝶扑在手里,走到园中茶几边,拿一只茶杯扣了。

魂蝶:“……”

魂蝶心想,太不专业了,这样捉蝴蝶,不出一炷香就会把蝶闷死的。

魂蝶果然闷死了,归一魂魄弹出梦魂境,回到本体。


☆归一君的梦魂境探查(第三次)

自上次被反弹出后,归一日夜查阅典籍,采集融合阴之心魄,反复练功,庄周梦蝶谱领悟终于更上一层,能化人形进入梦魂境。

归一进入梦魂境,直奔清秋苑。

秋水与假归一不在。

对面路边一小贩卖糖,吆喝道:“卖糖,甜甜的麦芽糖咧!”

归一上前施礼道:“请问这位小哥,可知住这院落里的人去哪里了?”

小贩吆喝道:“卖糖,甜甜的麦芽糖咧!”

归一:“……”

过了片刻,小贩再次吆喝道:“卖糖,甜甜的麦芽糖咧!”随后静立不动。

归一戳戳小贩肩膀,小贩再次吆喝道:“卖糖,甜甜的麦芽糖咧!”

归一决定自己找,镇子不大,很快在西南角的私塾中找到了假归一。假归一穿着紫色衬里白缎面绣云纹长袍,气质秀雅。

此时已放课,假归一正在书桌前收拾笔墨,归一上前两步,道:“请问阁下到底是何人?为何冒充在下,蒙骗师兄。”

假归一有些懵懂地瞧着归一,道:“公子何出此言。在下与公子并无一处相似,何来冒充一说。”

他语调有些冷淡,但并无锐气。归一两步上前,翻出假归一的手掌,假归一有些惊悚,欲挣扎,但两下即被归一制住,这个假归一十指修长,指尖细致,无茧。

假归一道:“公子究竟是何人?你说的师兄又是何人?在下与公子素未谋面,实在不知有何恩怨,竟至于此。”

归一正欲答话,突然感到一股巨大力量席卷而来,势如洪流,将归一魂魄卷出梦魂境,回到本体。


☆归一君的梦魂境探查(第四次)

自上次被卷出后,归一日夜查阅典籍,采集融合阴之心魄,反复练功,庄周梦蝶谱领悟终于更上一层,能在梦魂境中动武。

归一心想,我在梦魂境中死去即可回到本体,不知能否如法炮制,予师兄当头棒喝,也许能醒。

归一进入梦魂境,直奔清秋苑,秋水在书房作画。

归一抬手,以双指凝出剑气,直指秋水,喝道:“师兄,得罪了!”

秋水尚未及反应,归一咬咬牙,一招直取秋水檀中穴,剑气将将要至秋水之身时,归一突然感到一股巨大力量席卷而来,势如洪流,将归一原地掀翻,在空中翻滚五六圈后,掷在地上。

秋水仍维持着执笔作画的姿势,一脸惊异,道:“归一,你这是作甚?”

归一又疼又怒,道:“师兄,你终于认出我了!”

秋水失笑道:“为何突然叫我师兄。”

秋水搁下笔,急步近前,俯下身将归一肩背扶起,以一种仿似劝孩童的口吻哄道:“怎么样,摔疼了没有?”

归一自成人后,已几十年没有与师兄这般亲近,他很羞惭地飞红了脸,又突然心中一酸,不禁滴下两滴泪来。

秋水挽起自己的袖口,拭去归一双颊上的泪珠,温言道:“瞧我们归一,做了二十几年书生,突然学起别人动刀动枪起来,还要认我做师兄来,该不是那书铺里的话本看多了,看傻了罢。”说着,秋水笑了一阵,将归一的脸捧在掌心里,左瞧右瞧,又仔细摸着归一的手掌心,说:“让我仔细看看,别磕着了。”

归一被秋水抱在怀里摆弄,心想道,师兄从来都不会对我这样说话的。

归一想起幼年时,师尊外出,让秋水督导归一练功。其时,归一仍是个粉团子也似的孩童,秋水则是少年身形。其时夏至,烈日当头,秋水便破例让归一在檐下避暑,但扎马步不可废。于是粉团子归一在檐下扎马步,少年秋水在屋里开灶煮粥,每隔一炷香,秋水便执着板尺出来看看归一,如归一马步扎得稳当,他便说一声“好”,仍旧回去煮粥。如归一疲累了,马步走形,秋水便拿板尺挪动归一肢体,将姿势重新摆正,道:“还须用功。”于是仍旧回去煮粥。

这样的功课,每日要做一时辰。完后,秋水便把放凉的绿豆紫米粥端出来,舀上一勺蜂蜜,拌匀了给归一吃。秋水其人便是如此。

梦魂境中的秋水将归一抱在怀里,抚着归一的发顶,见他泪眼漓漓,便悄声道:“怎么哭了呀。”

归一感到一时语塞,万语千言,均无法说出口,于是摇了摇头,自己起来,奔出门外,魂魄化光奔出梦魂境,回到本体。


(四)

白扇听着归一描述梦魂境见闻,一边走笔如飞,未几,书满数页,毒龙在他身旁,边听归一叙述边参详,二人时不时小声交谈。

归一话毕,毒龙便开口道:“归一剑,好巧你那一招没打中,否则,你可再见不到你师兄了。”

归一悚然道:“请阁下指教。”

毒龙凉凉道:“梦魂境中的秋水剑,便是他的魂灵本体,梦魂境即魔障,他深陷魔障中,你这一招下去,若中了,秋水剑怕不是要魂飞魄散。”

归一惊恨不已,一时无言。

白扇写毕,展开手中扇,参详一番自己的手录,道:“也就是说,梦魂境中的秋水君既不懂武功,也未出家修道,于精怪魍魉不甚明了,跟归一君成亲了,那归一君亦是一白衣书生,对否?”
归一点头道:“是。”

白扇摇着扇子道:“一般而论,梦魂境中异常之处,便是心魔本身之所在。这样看来,秋水君这心魔可不少。”白扇伸手比了个三,挨个数道:“武学,道学,归一君,大体总有这三者罢。”

白扇继续道:“看来,这心魔力量还颇强。以归一君修为,在梦魂境中仍举步维艰,以在下见,来硬的多半是不行了。”

归一听了,十分不好意思,面容不觉红似桃花。然则关切之意毕竟占了上风,于是道:“究竟要如何是好?”

毒龙道:“据我所知,破魔障的关键在于秋水剑的本心,必须他自己窥破这梦魂境的虚假,魂灵方能回到现世来。”

无剑闻言,突然嘿嘿一笑,对归一道:“归一君,既然在那梦魂境中,那个你同秋水君成亲了,我们不妨来一个偷天换日,将真的归一君换入归一君的梦魂境,日夜吹枕头风,想必便好了嘛。”

无剑道:“我日前结识的曦月与孤剑两位朋友,便通晓一种阴阳双鱼阵法,可将不同人的梦境连为一处。我想,归一君自造一梦,用这个阵法,将归一君的梦与秋水君连同,如成功,必能将真的归一君置换进秋水君梦魂境中了。”

归一马上道:“如此劳烦诸位了。”

毒龙打断道:“归一,我看你两眼,便知你内伤未愈,且带余毒,这阵法消耗极大,如你未能在灵力耗尽之前成事,你和你那师兄可做鬼鸳鸯去了。”

归一颔首道:“我知晓。”

毒龙嗤笑一声,白扇赶紧打圆场道:“事不宜迟,余话稍后再叙,现时即刻将曦月与孤剑两位兄台召来吧。”

tbc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