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伽】迦尔纳学长的传说

作者:@晴时多云 
配对:难敌/迦尔纳
级别:g
概要:迦尔纳学长的传闻二三事
说明:《丑小鸭》番外


芭蕾舞系有位名叫迦尔纳的硕博连读的学长非常英俊,这是刚入学就听说了的事。我们这个艺术大学的舞蹈学院本就美人辈出了,在这样的地方被交口称赞为极为美貌,那外表自然是不用说了。事实上,入学没多久后就有机会见到了他,是在一堂公共课上,代替因事缺席了的罗摩老师来讲美学理论课。和传言的一样,确实是让人一眼之后就再也忘不了的外表。

这样一位出色的大美人,可想而知会引起多大的注目,只要留心打听,根据常年围绕在他身边的传言,多少也能拼凑出一些基本情况了。

和许多出身名校名师手下的入学生不同,迦尔纳学长是凭借自身天赋和才能考入芭蕾舞系的为数不多的素人之一。他来自一个几乎没人听说过,即使听迦尔纳学长本人告诉过后,旁人也会很快忘记名字的小村庄,父母也从没来学校里探望过。虽然自称是一穷二白的贫困生,然而却拒绝了学校提供的助学金,说是将钱留给更有需要的同学。

据说,迦尔纳学长从没住过学校宿舍,而是在就近的一幢老公寓里租房子住了。当时毕业演出时,曾有校外赶来协助舞台的技师,为了往来方便,很不好意思地向迦尔纳学长求情,于是在他的公寓里打了几天地铺,可以印证迦尔纳学长确实没有说谎。据说,那是一个小而整洁的单人间,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更看不出有第二个人居住的痕迹,可见迦尔纳学长是独居的。说实话,以学校附近地段房屋的估价,其实很难想象迦尔纳学长如何支付得起租金。朋友拿这件事问他,他就回答说是婚姻所带来的财富。

迦尔纳学长的装扮非常朴素,随身用具也很久不换,身上仅有的装饰,是双耳一对日轮的金耳环,和左手无名指一个金戒指,这两样除非演出否则是从来不摘的。按照迦尔纳学长自己的说法,他确乎是结婚了的,但又拒不肯说出结婚对象是什么人,只说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人也确实从未在众人眼前出现过。有的亲近迦尔纳学长的人,揣测他的顾虑,认为可能是那位结婚对象是男人的关系,于是曾经委婉同迦尔纳学长说,既然现在国家允许了同性婚姻,那么就是合法和正当的事,古老的陈俗陋见是不需要在意的事。然而迦尔纳学长听了也只是笑笑,直到最后还是没有透露那位对象的身份。

围绕迦尔纳学长私人问题,总是有着种种的猜测。迦尔纳学长,风评一直是品格正直、性情宽和的,同时专业才能非常的优异。像他这样的人,自然有许多人自发地去亲近他,暗地里倾慕他的也非常不少,但是迦尔纳虽然态度亲切,但从不跟谁发展出深厚的交情。据说,每天除了教室和练功房外,几乎很少能在校园里看见他,而且,即使有心想要去打探他的行踪,也往往没有人知道,几乎可以说是独来独往了。在知道迦尔纳学长的住址后,也曾有人厚着脸皮,周末不请自去地上门打扰,然而无一例外地吃了闭门羹。那间房子周末究竟有没有人也未可知,这是曾经做过此类失败尝试的人的证言。

因此,就逐渐地发展出了一些不好的传言,说是迦尔纳学长其实并没有结婚,而是为了获取金钱,在外面从事着一些有伤风俗、败坏名誉的活动。看来一个人想要被所有人爱戴确实是不可能的。据说,就这个问题,还曾经出过一场闹剧。说是当年一位激进的学长,直接向迦尔纳的导师罗摩老师告发,在校外看见迦尔纳学长上了一个男人的豪车。由于是在某次公演前的开会上当着迦尔纳学长的面公开说出来的,因此当时的场面闹得非常难看。据说,迦尔纳学长险些同告发者发生了暴力冲突,但在被众人拦下后愤然离场。对这件事,罗摩导师当着所有人的面回应说,迦尔纳学长确实是结婚了。从此以后,大家也就都认可了迦尔纳学长很不可思议的已婚的事实,并且也进一步得出了那位对象是个富有的男人的推论。

但是,就在毕业公演那一天,有一位据形容是美丽脱俗的年轻女子从校外来找了迦尔纳学长。据当时一同公演的学长说,那姑娘直接进了后台看望迦尔纳学长,两人的言谈举止非常亲密。难道这位就是迦尔纳学长那秘密的结婚对象吗?由于是毫无交情的人,当时并没有人敢上前发问。而事后,由于毕业的关系,虽然迦尔纳学长留校做了研究生,但跟他关系熟悉到可以直接开口谈论私人问题的学长们也都毕业了,于是这件事也就成了悬案。有一些人提出,那位姑娘的额上点着吉祥痣,可见是已婚的妇女。一位美丽的少妇单独前来探望迦尔纳学长,肯定是关系匪浅,就是他的妻子也并不奇怪。但也有别的人指出,那少妇手上戴着的是新潮的白金镶钻戒,和迦尔纳学长手上传统样式的黄金戒指不是一对,这是绝不合理的。

无论如何,由于迦尔纳学长几乎确定要接过罗摩先生的衣钵,从事艺术教育事业,学校里的同学能够接触到他的越来越多,关于他的神秘传说也就越来越多了。即使是我,也经历过一件关于迦尔纳学长的轶事,很可以将来说出来作为谈资的。

那一天晚上说来巧合,是轮到我值日打扫学校跑道旁边的自行车棚的,然而等我想起这件事来已经晚上8点了。雨季,车棚挨着的校园围栏外面的树叶子掉得快,车棚必须每天清扫,而如果明天早上给当值的风纪老师发现今天值日缺勤的话是要扣分数的。虽然车棚晚上没有灯,既昏暗、蚊虫又多,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带着工具去了。我去的时候,看见迦尔纳学长正在跑道上夜跑。他穿着白T恤和运动短裤,塞着耳机,每跑过有路灯的那一侧的时候,灯光就将他汗湿的脖子和大腿照得亮晶晶的。迦尔纳学长一定是没注意到我,我也就一边扫地一边大着胆子欣赏迦尔纳学长的英姿。

这时候,我注意到围栏外头街道的巷子里停了一辆SUV,这附近除了我们大学就只有居民楼,这个时间段在街边停下一辆车是很奇怪的。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穿着颜色鲜艳的衬衫,站在路灯底下吸烟。他的长相,公平地说,对喜欢那种类型的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借着路灯,我看到这个男人左手指上有个式样眼熟的金戒指。

正当我掏手机想拍个照片的时候,这陌生男人突然抬头看向了夜空。本能性的,我也顺着他的视线方向抬起头。只见附近的夜空中升起一颗焰火,到最高处,炸成大得夸张的一片金色的烟花。还逗留在教学楼的和宿舍里的同学们都纷纷惊呼,跑到阳台上和楼下来。迦尔纳学长也停下来,站在了跑道中间。颗颗焰火渐次升起,形成颜色不同、大小不一的烟花,有的还带有形状,它们映亮了迦尔纳学长的侧脸。只见他愣了一会,突然向校门的方向飞奔过去。

我愣了一会,赶紧回头,刚才还在十米外停着的SUV和那个陌生男人都不见了。不知从何而来的烟火表演渐渐停止。过了一会,耳边又只剩下雨季夜里的蝉鸣了。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