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祭时】【Giker】让我们欢呼欣喜着给神的献祭

满篇都在胡扯八道。把事情搞大了可能还要重写一遍但今次就这么发了祝福 @上穹碧落 高考顺利!



天上流来的水或是人工挖掘的

或是自己流出来的

向海流去的,纯洁的,净化者

水女神,请赐我保护

——《梨俱吠陀》

————————————————

凯泽斯劳滕水域,据称是克苏鲁传说的发端。但是英勇行至此地的旅人知道,这里真正盛产的是鹈鹕鸟。作为百泽之国独有的珍禽,它们既奉献了支撑王国经济的渔业收入,又是蓝色军团称雄海上的独门秘器。天主保佑神圣罗马帝国,让他们的船舶得以在鹈鹕闭眼的间隙穿过无望之海。

吉安路易吉·布冯担任蓝色军团军团长已有数百年。在波塞冬所触及之海陆中,他是公认最好的守护祭司。但倘若你拿这个问题问他,他只是摇摇头。

#

最初是一点微光。一阵颤栗,从神经丛深处传来。在众多的后继者之中,布冯知道他有了一位灵魂上的同行者。

光点组成的印迹虬结错综,像是勃发的春天的树。他一度以为这位同伴来自森林和山野。

直到一头白鹿蹦蹦跳跳地出现在战场,又被当时的最静默者劳尔拍屁股赶回阵中。那新生的鹿角郁郁葱葱,带着盎然生气。

布冯极目远眺,一个小小的白衣者向他挥手。

##

白城的静默者们已经吟诵起祈福的咒语。拉莫斯在他的对面。面无表情。

银河在静默者之间流动。斯来夫河自静默刀锋起,千回百转,最后行至静默守护脚边。一匹白色的美洲豹跃上塔台狺狺低吠。鹈鹕切叫一声,转动脑袋四处张望。布冯拍了拍它。

白鹿已不可寻觅。

#

“我很喜欢海。”卡西利亚斯说,“海是温暖的。”

他以一种不甚优雅的姿态坐在鹈鹕的颈子上,而这只布冯的伴兽,又将一匹白鹿笼在翅膀下。阳光与海面交欢,激出活泼的蓝,这颜色如同荆棘王冠上的宝石一般鲜艳。

王冠被草草挂在鹿的右角上。

布冯见过斯来夫河。丢利诺的履水者能掀起百丈巨浪,却无法从银河之中攫取一颗水滴。
那河道之中悬浮本是星尘。是精神力的碎片拼就了漫漫长河。那长河吞吐新陈不分敌我。

还有一次卡西提到了飞鸟。

“鸟类仿佛天生就擅长迁徙。天空似乎没有界限。陆地的生物就不是这样,连土地都会牵绊他。”布冯听说了关于白城新国师穆里尼奥的一些传闻。他想说一切都会好的,但他知道不是。

没过多久那只在阿克塞尔荒原上与白鹿相伴抵御风雪的棕熊离开了。琳马克城多了一位跛腿的祭司,他用郁金香装饰刀锋。

##

布冯的精神壁垒被攻破四次。

丢利诺的祭司们直到最后都未放弃抵抗,希图以残存精神力再结百泽巨盾。至宝之杯就在目之所及的高台,如同伐楼拿与密多罗发出难以拒绝的邀请。

可这却已不是他可赴之约。

鹈鹕哀哀的鸣叫,像是久居陆上已忘记碧波的晴蓝。布冯一下一下地梳理脖颈下虬结的翎羽。白城的静默守护无事可做,尝试逗弄立在城头的角银鸟。大雾茫茫,那红色的眼睛却像是穿透了十里寒江而来。

#

他最后一次见到卡西,获赠了一对纯白鹿角。

白鹿躲在卡西的身后,两只耳朵怯怯地垂着,回避他人的视线。纯白的皮毛漏出斑黄。鹈鹕将它含到嘴里,像往常一样与它和海浪戏耍。

布冯没有说什么。荆棘王冠被卡西攥在手里,蓝宝石黯淡蒙尘,精神力的凋谢不可逆转。

“荆棘王冠也好,凤凰石也好,都只是在我身上寄存。天神向人类索要牺牲,我没有不可奉献之物。”

“但我想把这个留给你。”

这对鹿角被封存在碧蓝海幕之中。直到崩解散于无垠大洋。七月落下白雪,也轻柔地逸失海面。鹈鹕猛扎进水中,不肯起来。

海里永不会那样冷。

##

拉莫斯亲吻至宝之杯,漫天冰雪狂喜旋舞。荆棘王冠上清亮如昨。

布冯转身。这回所见的斯来夫河,里头确葬着白鹿的残影。

评论(24)
热度(47)
  1. 上穹碧落柱茜莉耶娃在隔壁 转载了此文字
    肥肠感动一个,谢谢阿北!同时给自己比个哈特,祝自己和所有将要高考的旁友们金榜题名